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2016春前賀文--月老副本(上)


新的一年到來,為了回應廣大玩家的要求並給予與回饋,晴空官方終於決定開啟能讓感情好的好友、喜愛相愛相殺的對手、你儂我儂不怕閃瞎人就怕閃不死人的情侶更進一步發展的副本,也就是一線定情的月老副本。

因屬定情副本,副本人數限制為2,此外,由於現今社會中同性相戀已成常態,因此並無性別之要求,但玩家間的親密度(也就是一起解任務、打副本、聊天等等的相處時間)必須達系統承認的五千點,副本大門才會為他們開啟。

而在這個副本中,終極BOSS大王—月老大人,會依據不同的玩家在系統留下的數據而給予不同的任務步驟,可能是信任考核,可能是默契考核,或者是實在閃過頭,不得不來一場相愛相殺的任務戲碼等等。

而在通過關卡以後,除了可以在月老祠設宴結婚並請月老做見證人以外,倘若玩家間的親密度已達系統認證的頂標,並且安然過關,除了基本的三生情緣戒指外,月老還會加贈擁有月老的祝福的裝備與最高等結婚宴席,以及頂級同心飾品一套。

層層大獎引得眾多玩家興致勃勃地拉著朋友情人去,有得甚至還打著各項大禮的主意拉著仇人去(畢竟三不五時打來打去的仇人間的親密度肯定也是只高不低的啊),至於其中有沒有因參與副本而從仇人變情人、情人變路人、情人變仇人、朋友變情人、朋友變仇人的,除了天知地知外,也就只有當事人與系統知道了╮(‾▽‾)╭

而這等遊戲大事,身為副本喜愛者的洛焱一行人怎麼可能放過?只不過與大爺就是我x美女看過來、寒絕泠x陽光這兩對相比起來,風悠行的難拐程度一直是最高的,而要成功將人拐去結婚,又談何容易呢?

──當然,就算不容易,對於洛焱這三不五時就坑學長、拐學長的人來說,成功拐到人也不過就比別人慢了幾步而已。

因此,在白天追著易悠人東跑西晃外加威逼利誘耍無辜,夜晚東纏西抱耍流氓整整三天後,易悠人終是鬆口答應陪洛焱去玩月老副本了。
 
**
 
月老副本的場地景色就如月老祠一般,由於晴空官方人員非常相信〝戀愛的人很強大〞這句話,因此對於會湊成多數情侶、與月老、結婚一事相關的場景,他們都非常用心,而其成果也相當強悍。

與現實中僅一層樓的月老廟不同,晴空中的月老祠是一座高達三層樓的大廟宇,而月老副本中的場景就如遊戲中的月老祠一般,是在三層廟寺中進行。

無論是哪隊玩家進入副本,最初遇上的場景全是一處會將兩人相處的所有過程一一呈現出來的夢憶廊道,而玩家也會在廊道的盡頭處,遇上他們的第一道關卡,而在這關卡前,有的玩家是與另一半開開心心和睦地回憶兩人過去相處情形;有的則是回憶時連帶將一些早已忘記或是不小心遺忘的事情也一併記起與另一個夥伴當場打起來──當然,這一類人一定是立刻被系統轟出副本,改在遊戲中PK去了。

而易悠人與洛焱這一對嘛……

成功拐到人的洛焱,心情十分愉悅,一邊哼著歌一邊頗有閒情逸致地看著牆上兩人過去相處的情形,有時還會停下腳步來好好笑一笑或是哀嘆一下被整的自己。

但被纏得受不了而被迫妥協的悠雖然也有看著牆上的回憶,但周邊的氣壓卻不是普通的低──畢竟因為某人纏人的舉動,他已經三天沒有好好睡過了。

感覺到自家學長又一次摀嘴打呵欠,饒是臉皮厚的洛焱也不免感到愧疚地抓了抓頭,停下腳步,他偏頭問著身邊雖仍一身黑,卻沒有戴上帽子遮住自己的悠,「我想我們先下線休息一下再上來闖關?」

雖然他是迫不及待想帶悠在遊戲裡也來一次婚禮,但他並不希望看到他是強撐著想睡的精神跟他結婚的。

但對他這番建議,悠卻是立刻回絕了,「不,先把副本闖過,省得你老是不肯讓我好好睡一覺。」明明他自己也是愛睡覺的人,甚至到了一有空就抓著他補眠的地步,但這人竟然有辦法為了這個副本整整三天,把空閒睡懶覺的時間通通用來纏著他,他倒要看看這副本有什麼值得他這麼執著的。

「但你看起來很累,我保證這一次不吵你,讓你先好好休息?」

「不要。」輕哼一聲,這次改換悠帶頭往前走了,「我倒要看看這個副本有什麼好玩的,竟然讓你執著到連悠閒午睡都放棄了。」

更何況這混蛋放棄就放棄,但他可不想放棄,他也很喜歡睡懶覺,尤其在這種冷死人的天氣裡,窩在被窩更是剛剛好─尤其這傢伙的體溫又偏高,把他拿來做抱枕更是溫暖。

而被拋在後頭的洛焱先是眨眨眼,而後唇邊猛地拉起一抹笑意,大步追上前頭似乎怨念頗深的悠,「我說學長……你該不會是吃這個副本的醋了吧?」

這可真難得,雖然有發現在他們兩個成功在一起後,他這學長與他相處的情形與過去大不相同,像是過去只要他隨意調侃捉弄學長,那他就會被學長拿著鐮刀追著砍或者不給進他的房間,甚至發派一堆工作讓他去做,而在他們兩個去公證完政是在一起後,雖然上述情形並非全部不再發生,但卻還多了一些以前沒發現到的、他這學長的可愛之處。

像是喜歡抱著他睡覺或者早上他比他早起床時,他也會迷迷糊糊地又纏上他要他再陪他多睡一會,又或者有時會任性的要他利用家裡的情報網幫他查一些他追查不出的事情等等。

但這吃醋的情形,還真是頭一次見呢!

「………」

瞪著湊到眼前的食物學弟,悠咬咬牙,猛地伸手將那張笑得惡劣又得意的臉推開,「少做夢了,趕緊走了。」

「哎學長,你真的越來越可愛了~」讓他不喜歡都難啊!

「閉、嘴。」

而就在兩人邊吵邊走過一道又一道的回憶畫面、即將抵達出口時,一扇大門忽地從天而降、碰的一聲落在兩人身前。

「喔喔,第一關卡來了嗎?」興致勃勃地看著眼前的大門,洛焱磨拳擦掌著,十分好奇他那群損友這次的副本又出了什麼詭異關卡要刁難人了。

「聽小泉說任務有一半是聽小苯的建議………」一旁的悠微地蹙眉,心中有股不太好的預感。
就在兩人期待又擔憂的神情下,一點一點的金光忽地在昏暗的洞穴中出現,隨後在門上烙下了一串字語,一串讓某人看了臉色大變,想立即走人的字語──

【相愛相殺既有過,相親相愛不可少。厚重一堵大門前,一分之吻即為鑰──請兩位稍作準備,十秒後,一分鐘之吻將啟。】

「………」面色鐵青地看著門上字句,就算在遊戲中與洛焱已親吻過不少次,但要特地表演給人看,這麼無下限的事情他還真做不來。扔下一句無聊後,看也不看身旁人,悠轉身便打算朝出口走去了。

「想去哪啊~學長?」洛焱笑咪咪地將臨陣逃跑的人拉回,「不是說要陪我好好闖副本嗎?」

「這是哪門子副本,根本耍人來著。」他真是傻了才會答應陪這傢伙闖副本。「你不是說只是一個普通的雙人副本,想我陪你嗎?」

「的確是挺普通的啊,只是我忘記告訴你……」眼角瞥見門上的十秒已僅剩不到五秒,洛焱邪氣一笑,猛然將人扯入懷裡,「這是一個結婚副本。」

語畢,不再給人開口的機會,身一傾便直接覆上那正欲破口大罵的唇上了。

同時,牆上的一分倒計時、正式開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