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4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十四章--K.O


在這座堡壘之中,柳雲封一行人要說最輕鬆的便屬柳飄情了,主要原因就是,第一個將全息遊戲系統發展至現實中,並且善加利用的人便是她家族中號稱天才的小叔叔的作為,而空戰堡壘這款新型學術娛樂最初便是由她向柳雲封建議,並讓她附議,進而讓學校同意做為測試人員而引進的系統,裡頭的一些陷阱更是由她親自設定而成的,因此曜軒學院中,最了解堡壘系統的人,她若稱二,無人敢排第一。

但真說簡單,卻也不盡然,儘管是學生會中屬於冷靜穩重一派的人,柳飄情仍舊有她爆烈的一面,這點在她面對自家學生會長又翹班時尤其明顯,此外,系統的例行檢查也快到了,她打算藉由這場比賽順道測試看看系統基本上有沒有問題,也因此,她並沒有遇上另一隊的任一名敵人,重頭到尾她都只有跟系統中的陷阱對戰。

當然,為了遊戲的公平性與本身愛冒險的性格,雖然她有讓監控堡壘系統的人員將她與其他對手分開,但她所面臨的陷阱全部都是僅此一家、別無分號款的,沒有最刺激,只有更刺激。

堡壘的陷阱變化其實有一定的規律,難度是依選手腳下靴子所記錄的圈數而定,由簡至難,基本上都是一套主餐一套副餐,例如─腳下地面的更動與周圍槍把的掃射;或是─腦筋急轉彎搭配限時壓縮牆壁的空間等等,但在柳飄情這裡,由於最初便已設定不會遇到任一對手,因此在系統默認下,她所面臨的陷阱將兩倍增長,人家是一主餐搭配一副餐,她卻是除了主餐副餐外,連餐前酒、沙拉、麵包、點心飲品等等全部都有了,內容豐富的讓運動神經同樣不錯的她都差點吃不消了。

但也因少了與對手的糾纏,她成了第一位抵達終點線的人了──
 
**
 
瞪著眼前只差一步就可到達並且結束這場比賽的終點線,柳飄情那除了生氣以外,幾乎沒啥表情的臉隱隱浮現一抹詭中帶著點尷尬的神色,而在那看似平靜的神色下,某人心中不斷刷著一句話──究竟她這一腳,要不要踩下去……?

照理而言,她既是系統測試員,又任意調整系統讓自己不用面臨敵人以便專注測驗系統功用的人早已算是犯規,雖然她現在依然是頂著選手的身分,也同樣遭到系統無情的陷阱攻勢,但整體而言她應是算出局的人,如果她代表她們隊將這一腳踩下去、成為獲勝的一方,難免不會在離開場地後引起爭議啊…

「話說雲封不是說她要搶終點,怎麼到現在都還不見人影?」摩娑著下巴,柳飄情自問著,卻不想後方竟傳來了回復:「會長說她有東西落在後頭,要回去看看,會晚點到~不過如果我們不想等,也可以直接踩線通關~~」

「………」

「小飄學姊妳速度真快,居然已經到終點了!」遠遠就瞧見副會長發呆樣的黔以嵐鬆開楊鳳希的手朝前方的柳飄情跑去,嘴邊同時不甘寂寞地詢問道:「不過妳站在過關線前發什麼呆啊?」
難不成這個地方風水好,極度適合思考人生?!

而對眼前這個堪稱學生會吉祥物的小學弟,柳飄情先是詭異地上下巡視了他一眼,而後在眼神瞥到後方慢悠悠地晃過來的楊鳳希時,眼神才從困惑轉成了了然,「還想你怎麼毫髮無傷的,原來是有幫手嗎?」

不是對這小學弟的身手不信任,但要她相信他能一點狼狽樣也沒有的來到終點線也太難了,就是強悍地躲過系統的陷阱,若是遇上敵人,也不可能一點漆彈痕跡也沒有,畢竟那群人可也不是那麼好欺負,僅憑他一人要毫髮無傷地衝出戰圈也太難了。

「太過分了學姊,我才沒那麼弱勒!」他好歹也是會長的得意小徒,就算沒後頭那傢伙也可以安然無恙好不好!!!

而同樣聽到她那句話的楊鳳希則是心情頗好地微勾起唇角,將黔以嵐那頭本就不甚安分的亂翹頭髮揉得更亂後,開口問道:「等?」

「唔…」看了下手錶顯示的時間,最後,她說道:「再等30分,六點一到沒見到人我們就踩過關線。」

雖然乾等有點無聊,不過那兩人湊在一起肯定會有有趣的事可以看,而外頭的人,嘖,就不信沒看到最後會肯散場,就當是感謝他們每年都來捧場曜軒校慶的一點小禮吧!

再說她也很好奇,雖然說是有東西落在後方,但依她對雲封的了解,她根本沒有戴飾物在身上的習慣,所以落下的應該不是東西,而是從小嵐嘴裡聽見的、獨自一人PK對手的穆少琅。

而一開始明明還說著要親自奪勝讓那群人來曜軒做勞工,怎麼在最後卻這麼乾脆將衝刺終點的任務扔給他們,自己跑回去找人了?

嘖嘖,那兩人,該不會有啥姦情吧~真令人好奇啊!

而當三人一致決定要終點線前等人後,堡壘忽地震動了起來,就在柳飄情等人以為又有陷阱要出現時,只見原先仍呈現波浪狀的跑道忽地變成平坦道路而且還鋪上了紅地毯,一旁應是升起漆彈槍的通路竟升起了一台約40吋的大螢幕,而在螢幕前更有幾張沙發椅,看得無論是當事人還是外頭看戲的觀眾無一不是呈現呆然狀態。

而就在眾人沉默之際,宛若被按下開關般地,螢幕上忽地顯現了景象,而一看清其中的景象,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眾人又再一次地沉默了,只是那內心嘛……。

臥槽,怎麼會有這麼愛看戲的系統,堡壘主程式你出來,咱們來談談你的人生!!!!

是的,這場比賽經過系統的干擾後,越來越不像普通的比賽了,但對於場外愛看戲的來賓與學生們來說嘛~

嘿嘿,必須給這人性化的系統點個大讚才行吶~

而對自己無意間變成所有人包括系統在內的關注焦點一事毫不清楚的穆少琅,與外頭看戲那閒適狀況相反,正非常不悠閒地躲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除了系統的感應與自主式攻擊、陷阱外,還有旁邊同樣被攻擊卻時不時仍要耍偷襲的孟飛聿等人的攻擊,更別說腳下的地面又一次被系統更換成柱子狀的跑道了。

四面楚歌的景況,十面埋伏的驚險,讓再次投入看戲的一夥人緊張地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

然而,身處戰鬥中心位置的穆少琅卻一絲緊張感亦無,儘管面色嚴肅,眉心卻亦點褶皺也沒有,就連內心也是極度平靜的,若有人問起原因,他的答案絕對是──被人圍毆這種小事打我當上帝王就常發生了,現在不過是四個人加上腦子稍微靈活一點的系統而已,有什麼好怕的?

冷哼一聲,打十分鐘前柱子場景出現便被人刻意逼迫只能在十枝柱子間移動與防禦的穆少琅,又一次將近身的漆彈打飛後,忽地瞥到一抹正由遠至近的黑影,一看清那抹黑影的身分,眉間一挑,手中沉靜的槍忽地狂暴起來,強勢將密閉的戰場開出一個大洞,而後身影一閃,包圍中心已空無一人,而沒料到他會有此舉動的幾人措手不及間,又一人被靴子帶出場外了。

「操!」看著又一名兄弟出局,孟飛聿忍不住低罵出聲,「搞什麼鬼!?」

「老大,那個………」

「三小啦?」心情極度不爽地瞪了眼小弟,卻看到他食指指著11點鐘方向,嘴巴還大大張著,一副蠢樣,看得他也好奇的順著他的手朝那個方向望去,待看清狀況後,忍不住吹了個口哨,「喲,那不是大美女嗎?」

嘖嘖,還以為遇不到了,沒想到竟然會在這時候碰上,運氣還真不錯哈!

然而,在這座堡壘中,人雖然可以任意決定自己的行為舉止,系統卻是只能遵循指令的,因此在這時候儘管場內的人都停下腳步了,場邊的漆彈槍卻依舊勇猛地掃射著敵人,而就在孟飛聿欣賞著不遠處的柳雲封時,又是好幾道漆彈朝他直射而去,速度快得讓人幾乎反應不過來。

「老大!!」

「大哥!!!」

而身為攻擊重點的孟飛聿卻是嘿嘿一笑,手中的長槍直接當球棒,將那些閃光一一打回去,百發百中的技術讓早已躲到一邊去的小弟們忍不住拍起手來,就連場外看他們幾人不順眼的觀眾也一致地驚嘆出聲。

而同樣看著直播的楊鳳希幾人卻沒什麼太大反應,對他們來說,從知道這幾人曾是曜軒的學生後,這等反應跟技巧是必備的技能,沒什麼好驚訝的。

「哈,就一個破爛系統也想打垮我,還早八百年呢!」哼笑了聲,而後,在下一輪的槍勢攻擊再次開始前,他先一步地抓著自家小弟躲至經過他們計算、屬於系統漆彈掃射的死角一處,「再來,嘖嘖,大庭廣眾下的秀恩愛,不知道秀愛分快這道理嗎?」

然而,還來不及讓他大展身手,表演一下當眾拆散他人的方法,剛被他嘲諷為破爛系統的系統已先一步讓他體驗一下,什麼叫做〝惹雄惹虎不可惹到智慧程式〞了。

只見原先雖然賣力卻依舊掃射不到人的槍枝忽地全被收至地底,而後一陣強烈到就連身在終點處也有深切感覺的震動在堡壘晃動起來了。

下一秒,孟飛聿三人頓覺自己的腳被從底下柱子中伸出的機械手給固定住了,而以他們三人所在的柱子為中心點,數十支槍枝自底下升起,除此之外,還有幾支連接著管線的塑膠棒槌浮至他們身邊……

而這等變化還有著非常明顯的針對性,因為就連原先儘管已退至較遠處談話,卻仍有幾支槍枝擾亂的柳雲封、穆少琅,在這一場震動結束後,赫然發現他們身邊已毫無任何槍枝存在,全部都集中到另外三人身邊了。

「唔,看來他們惹到系統了。」看戲意味十足的嘀咕了句,隨後她直接在腳下踩著的柱子上坐下了,「可惜啊……」原先還想看穆少琅狼狽的樣子了,現在看來是看不到了……

一眼就看穿身旁人內心的想法,穆少琅撇了撇嘴角,雖然沒說什麼話,卻是伸手朝她額上一彈。

「你!!」

「哼!」

而就在兩人幼稚你來我往下,堡壘的準備動作終於結束了,隨後──

短短十秒間,孟飛聿等人,深刻體驗到了系統給予的強悍愛(恨)意。

只見那數十支早已蓄勢待發的槍枝在一支比著〝讚〞的棒槌從三人頭上砸下時,如導演的〝Action〞指示,彈殼全數狂猛朝三人轟了過去,除了子彈打到身上傳來的麻痛感以外,抓著三人的腳的機械手更是在一把外型堪比40吋螢幕大小的棒槌朝三人打過去時,惡劣地手一鬆,讓三人直接化作遠邊的那顆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臥槽,這讓我想到了四十年前的一部卡通裡的壞人啊哈哈哈哈~~~~」

而身為有幸在旁觀望全程的穆少琅與柳雲封兩人雖然同樣抑制不住唇邊上揚的弧度,但到底仍是比觀眾多了點克制力,不至於直接大笑出聲。

只不過他們這點愉悅心情也持續沒多久,因為在將看不起自己的人轟出堡壘後,系統反倒將目標轉移至他們兩個身上了。

頓時,詭譎氣氛在場上蔓延開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