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剎那即是永恆《第四章》


被平地空投至禮部的盜天下,在稍微打理過自己後,並未聽取龍戩的命令至禮部報到,而是舉著燭火、腳步閒適的直搗黃龍,朝典校苑走去。

然而,才剛踏至門口處,一聲招呼都還未來得及出口便聽到內中人員在討論著將苑中書冊燒掉的可行性,令愛書成癡的他不免眉頭微蹙。

秉持著要給這兩名不愛書的傢伙一點苦頭嘗嘗的念頭,他猛地甩袖掩去室內的燭火,而後藉著手中微弱的燭光,刻意假扮成書靈與兩人對談,卻不想反倒被誤認成了鬼魂。

看著兩人奪門而出的倉皇樣貌,順手恢復一室燭光的盜天下唇角微揚,「竟敢在八分書的面前說要將書燒掉,這兩人可真大膽啊,這個世上,只有我能玩弄文字,你們說是嗎?

聞言,異狀頓起,只見原先沉靜的書籍恍若被賦予了生命一般,微微震動著,像在張告著自身的存在,也似是在反駁盜天下的話語。

見狀,盜天下僅是輕呵了聲,隨意安撫了幾句後,便伸出左掌,「來吧,將你們失落的文字告知我,我幫你們找回。」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案邊與櫃上的書籍再次蠢蠢欲動起來,下一秒,一點一點字型光耀從中飛出,飄落在盜天下張開的掌間。

然而,不待他開始執行任務,而邊聽見的微弱腳步聲已先一步制止了他的動作,讓仍不願在此時暴露自身能力的他只得暫且將字元還回書上去。

而當千玉屑等人進入苑中時,看到的情況即是如初時般沉靜的書苑──

看著緊跟在在千玉屑身邊、不久前才被自己嚇跑的兩名典校郎,盜天下故作不解地開口問道:「怎麼了嗎?」

「你、你………」

「你們看清楚,這是新來的典校郎,不是你們說的鬼魂、書妖。」

「但、但………」

看著底下臣子那不若一般的驚惶樣,一旁的龍戩眉頭微蹙,先是揮手讓稍微恢復冷靜的臣子退下後,才面色不善地看向神色自然、姿態悠然的盜天下,「你沒有到禮部報到,他們如何交代工作給你,你這豈不是白浪費了兩日?」

一來,沒有人向我說明為官流程;二來,典校工作,顧名思義,便是將書苑中的藏書作整理,有文字脫漏或缺頁,必須修補,不能修補者報廢,對吧?」見千玉屑回應,盜天下繼續說道:「那我用不到三天,便將這苑中的書冊整理歸類過了,需校訂的部分也修改過了,不信的話你們可以檢查看看。」

順著龍戩的眼神示意,千玉屑翻閱了幾本書冊,確定其中曾有過的缺漏部分確實已被修正,頓感訝異,「確實已整理校改好,但書苑藏書過萬,你又是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書籍打理好的?」

「這並不難,字就如同人一般,你給它尊重、了解它的需求,它自然也會回應你的呼喚、給予回饋。」

「聽起來,你對文字似乎有某種特別的能力?」

「能力只要用對地方便是人才,不然,便是空有金山銀山而不知所用的蠢材了。」

聞言,千玉屑眨眨眼,若有所思地瞄了一眼身旁的龍戩,而同樣聽見那句話的龍戩則是眉眼微挑,向前一步說道:「你認為吾對你是大材小用了?」

「我認為,在我這年紀,刺激的人生才是我該享受的戰場。」頓了頓,他聳聳肩,「至於典校一事,較適合做我的墳場。」

好,你就與我們一同上戰慄公的居所一探,吾倒要看你的能耐,是否如你所表現的那樣自信滿滿。

語畢,轉身便朝外頭走去,而盜天下也立即踏步跟上。

看著一前一後離去的兩道身影,再回想著方才聽到的對話,落在後頭的千玉屑忍不住低笑出聲,不解怎麼早已成年、且應是沉穩的兩人竟會如幼童般幼稚地爭吵不休。

然而,好笑之餘,卻也隱隱對待會將行之事有著些許擔憂。

「不知,是否真會如那名男子說的那樣………」

思索著不久前得到的訊息,正當千玉屑沉思著是否該做點防備時,外頭忽傳龍戩的叫喚,將他的意識立即從思緒中拔出,穩定心神後,立即邁開步伐跟上前方的兩人。

而方才擔憂一事,也暫時被他拋扔至腦後了。
 
**
 
一趟驚險行程,得到的是,盜天下的由衷的忠心;了解的是,毀去邊牆的方法;看到的是,皇組的屍身;換來的是,儘管不願,卻依然無可避免的──人的失去。

寢宮中,見喚來的御醫們一個個束手無策、拱手退下的身影,龍戩悲愴地看著床上氣若游絲的千玉屑,心中不由自問─為何自己想珍惜的人總是離自己遠去?

為了拯救、重整妖市,因而廣納人才至宮中,多數名醫下,如今卻是連一人也救不回……

說要救治妖市,豈不可笑?

說著要讓妖市人民平安享樂度過餘生,更是癡人說夢!

「主、主上……」見龍戩恍惚中帶著黯然的神情,儘管一身無力,千玉屑依然試圖自榻上爬起。

「衣輕裘!」一聽叫喚,又見中傷之人勉力站起卻揉歪歪倒倒之姿,龍戩趕緊向前扶了一把,卻仍止不住心中的哀鳴,「是吾無能,害了你了……」

非是主上之過,是上天覺得我還完我的債,要讓吾自由了…」勉強穩定因毒素而漸恍惚的心神,千玉屑繼續說道:「其實我一直想向你說…儘管扮過無數人,我最想做的卻是千玉屑,因為……在當千玉屑之時,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時期……」

「但可惜,人、總是要走在最身不由己的路上………」

「是我束縛了你,我早該讓你回到苦境,做你想做的人,找你想找的人,是我誤你…」是我、太過自私了,明明整治妖市、對付戰慄公一事,衣輕裘可以不必混入這淌混水之中,是我、害了他……

「請主上、不要自責…這一切都是千玉屑心甘情願……」只是如今,怕是要對不起汝嬰那小童了…嚥下心中對汝嬰的愧疚,千玉屑勉強取過榻邊的皮卷,遞給龍戩,「這是屬下為妖市能做的最後一件事,以後…無能再為你效勞了……

「就讓陸淑以及盜天下……代我之責、輔佐你吧………」

輕聲說完最後一句,千玉屑終是扛不住毒素的威能,倒落在龍戩的懷中了。
 
【深夜,妖市湖邊】
 
萬籟俱寂間,一抹黑影恍入無人之境般,無聲無息地竄過層層防衛悄悄來到千玉屑的墓前。

沉凝的眼眸注視著碑上字跡,隨後,自懷中取出一精緻木盒,將盒口朝向墓碑打開,而後,異象頓起。

「咦,方才是不是有什麼聲音?」負責夜間巡視的守衛甲問著身旁的隊友。

「沒啊,你是不是想睡想到看見幻影了?」守衛乙回道,但他後面的另一守衛丙卻說道:「我是沒有聽見聲音,但是有看到幾秒的紫色光芒從湖邊傳出啊!」

聞言,三人沉默地相互看了彼此一眼,隨後趕緊朝湖邊跑去。

然而,當三人來到湖邊看清狀況後,卻發現,湖邊的墓碑、周邊的景況,竟仍是與不久前他們巡視時一模一樣,毫無變動。

而後,三人互覷了眼,再次仔細地巡視了下湖邊周遭,確定並無問題或是可疑人物後,搔搔頭,離去了……

於此同時,魔息山中王座上,邪佞男子看著手中隱隱閃爍著光芒的魂盒,唇角微勾,帶起一抹詭異笑痕。

「看來,是時候找他下下棋了……」

久違的聚會……要不乾脆多找幾人來場麻將大會?

這主意似乎也是不錯,正好看看那小鬼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既像靈識又不全是,很有趣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