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三章--對上!!


饒是主動說要以堡壘激戰為比賽PK的柳雲封也沒料到這場比賽在最後竟然會與自己原先的預料大相逕庭,而且,還不是普通的不一樣,是地獄級的不同吶!

而對場外觀看的觀眾們來說,這場戰鬥簡直就是一段話足以形容──亢奮的開局,爆笑的中途,閃亮的結局。

至於為何會有這樣的感嘆,別急,讓我們先將時間倒轉回十五圈後還留在場中的幾人吧!
 
**
 
堡壘的陷阱儘管多變危險,但到底並非完全破不了的,而且裡頭的空間也是早已設定好的,再怎麼多陷阱區隔也是無法讓兩方的人永遠碰不上的。

「再來不用急著趕圈數,我們該開始襲擊那群人了。」好不容易與兄弟們一起進入第十五圈的孟飛聿,雖然全程幾乎沒有遇見另一隊的參賽者,但對於在這系統越見困難的情景下還能存活至今,他覺得還是挺滿意的,只不過,滿意歸滿意,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

最初他們會無法襲擊學生會長與帝王等人主要就是對腳下的靴子與身旁不斷變動的陷阱不習慣,現在都跑了十八圈有了,儘管仍不到十分熟悉,基本閃避也是沒問題的,再來只要把另一隊的人推入陷阱,還怕拿不到勝利嗎?

「等等小一你就………」噙著得意的笑,對場內陷阱變動已有了解與把握的孟飛聿轉身告訴身邊的兄弟接下來的行動,「等將人解決後,我們再繼續趕圈數,盡量將那群人一次解決不要有漏網的了,有問題嗎?」

「沒有!!」

「好,那我們就先在這裡守株待兔吧,再怎麼樣……」孟飛聿得意一笑,「那群人肯定會經過這段路的。」

雖然堡壘很大,但人被隔開也只不過是走的路線跟通過陷阱的速度不同而已,在怎麼樣他們所有人還是處在同一個空間裡,而他們四人此時恰好就在──

終點線的前一處轉角。
 
**
 
「學弟,你太慢了。」涼涼地注視著離自己還有約莫十支柱子遠的黔以嵐,楊鳳希忍不住自問著自己方才放過眼前人的決定是不是做錯了,「天都要黑了。」

而一步一步、邊跑邊跳柱子的黔以嵐聽到這嫌棄的話僅是撇撇嘴,幾分鐘下來他早知道這學長愛欺負人的壞嗜好了,這麼惡劣,怎麼就有人說他是帝王組中最沉默的呢?

嘀咕歸嘀咕,黔以嵐腳下速度加快,嘴上的辯駁也跟著出口,「學長,我記得這堡壘沒有天黑,所以一直都會是亮的。」

「你最好還是快點,不然……」感受到腳下隱隱傳來的震動,楊鳳希冷冷一笑,「你很快就會看見月亮了。」

語畢,在黔以嵐反應過來前,兩人所處的柱子空間已開始有了變換,只見高低不一的柱子忽地向下縮減,同時,原先空無一物的間隔也開始出現地面補平,不過五秒,兩人腳下的空間又恢復成普通跑道了。

而後,停也不停地,跑道忽地又變成了波浪型跑道,並且前後、左右、上下,移動起來,更甚者,跑道邊旁一支支漆彈槍也跟著破地而出了。

對此情景,游刃有餘的兩人臉上不由得同時一凝,尤其是,在看到跟著漆彈槍顯現後跟著出現的幾個人,兩人臉色更是有發黑的傾向。

「喲,雖然沒有遇到美女,但卻遇到底下的小弟吶~」不久前在轉角處亂晃,在通過一個地道後恰巧看到兩人的孟飛聿,在看清來人時,眉毛微挑,向其他兄弟示意一眼後──

〝蹦〞

槍聲響起,場上隨波晃動的四人忽地同時出手,同時,兩旁道上的漆彈槍也跟著開始左右掃射,場面頓時複雜起來,看得場外觀眾眼花撩亂。

「哇哩,雖然我想說兩隊人馬終於打起來了,但是這畫面也太花了啊……」被螢幕上的光影效果晃的眼不舒服的觀眾一號,微瞇著眼抱怨著,而他身邊的其他人也點頭附和著,「就是就是。」

「其實我比較想問的是,為啥漆彈槍射出子彈會有白光啊……」

「我覺得最不科學的是,這群人怎麼有辦法在浮在空中的條件下,邊躲的途中,還能打起來?」

「唉唷,管那麼多幹嘛,曜軒的訓練本來就很詭異啦~」另一邊、一個年不過二十的女生捧著臉頰,雙眼發亮的看著畫面,萬般陶醉,「啊~~~~~~鳳希好帥啊!!!!!!!」

此言一出,原先還沉默不語的其他女生也跟著尖叫道:「真、的、超、帥、的~~~~~~~~~~~~」

忽地,畫面中對戰的四人忽然一人被迫脫離,隨後,只見脫離的黔以嵐藉著腳下的靴子,靈活閃過系統射出的漆彈,朝後方突然加入的另一名敵軍開槍射去,逼得那名原先想偷襲的人只能暫且退至另一區與黔以嵐單獨pk去。

見狀,原先專注點全在帝王組人員上的觀眾們,也開始觀察起這名學生會的成員了──雖然說,關注的點有點奇怪…?

「哇靠,這柔軟度真是太讚了啊!」看著螢幕上在各道白光中下腰、側翻、反擊的黔以嵐,摩娑著下巴,女學生點點頭,「不知道他來不來體操社?雖然是男的,但這麼清秀可愛──」

放棄實在可惜吶!!

「對啊對啊,他的腰超細超軟的啊!!!」她身旁的夥伴興奮地跟著點頭,「話說他剛才還幫鳳希擋了一槍欸,嘖嘖,直接用漆彈打漆彈什麼的,我還以為是帝王組的人才會的方式哩!」

「唔,看來這屆的學生能與帝王戰成平手的傳聞是真的啊?」

而在場外的討論越見熱烈之際,螢幕中的戰鬥畫面又變動了。

只見原先還藏著不肯出的孟飛聿最後一名、同樣在開打中邊打邊將自己隱入遮蔽物下偷襲的小弟,在看自家老大與同伴漸落下風的趨勢後,忽地自遮蔽物中跑出,朝纏鬥中的黔以嵐開槍射去,同時,兩邊道上的漆彈也直掃正巧退至它們正前方的黔以嵐打去。

「靠。」

來自四面八方的彈道讓身處其中的黔以嵐躲無可躲,危急之際──

〝蹦蹦蹦〞

自所有人身後,數道漆彈忽地朝那幾顆包圍黔以嵐的漆彈打去,同時,一隻富含強勁力量的手臂環上還呆愣著、沒有反應過來的黔以嵐腰上,「發什麼呆。」

「咦?」

「難得有人打出這麼大的空隙還不知道要跑,是想等死?」忍不住一掌朝呆呆看著他的小學弟頭上拍去,滿意地看著痛乎出聲的黔以嵐,楊鳳希勾勾唇角,看向來人,「第幾圈了?」

「十七。」

「怎那麼慢?」他都快到十九了,而且還是踩著柱子跑的。

「嗯………」沉默了下,穆少琅表情詭異的扯了下唇,「系統對我比較好?」

從第十圈開始,又是波浪又是石柱又是地洞的,而且還要跟系統玩辭賦對句,還要同時躲開不斷射出的漆彈,他都想問自己是不是在哪裡得罪這座堡壘的系統了。

看出眼前的人不願多說,儘管滿腹疑惑,楊鳳希也只能點點頭──了不起之後跟利玖席要影片,那傢伙肯定有全程錄影,「先解決那幾人吧!」

「喔………」斜睨了眼正舉起槍打算偷襲談話說的他們的孟飛聿等人,穆少琅冷笑一聲,「他們我來處理,你們倆先走,比賽拖太久,外頭天都黑了。」

聞言,同樣朝另一邊看去一眼,而後──

「啊、喂,你抓我幹嘛?!」毫無預警地,黔以嵐忽感後領傳來一道拉力,還沒來得及有所實質反應,楊鳳希腳下一滑一踏,兩人頓時朝另一處出口、迅速地晃盪過去。

而自願留下的穆帝王,看著一瞬間將他包圍在中間的孟飛聿等人,緩緩揚起一抹冷笑來──「來。」

下一瞬,場邊漆彈槍率先開戰,而後,雙方再次對上。
 
同一時刻,終點線前,一道人影緩步靠近──
 
「這樣、就結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