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十二章--學長,求放過


空城之戰進行時,曜軒校內的各類賽事也逐漸接近尾聲,與直播室相連的體育場也因此除了一般的觀賽民眾與學生外,還多了結束一日比賽的其他選手,場內人數爆滿程度讓負責場地人員規畫配置部分的留涼連忙開放體育館二三樓的座位才讓人擠人的情況微微減弱──雖然說照這個增值速度下去,開放另一座體育館的時間也不遠就是了。

「好、累、啊~~~~~~~~~~」

因為會長副會長都去參與比賽受人景仰觀看,所以校慶大部分的雜事問題等等全部落至身上而從一個小時前就完全沒有閒下來過的留涼,在好不容易將所有事情處理完後,整個人立刻毫無形象地趴倒在學生會室的沙發上。

一旁同樣被帝王留下來幫忙的利玖席,將視線從螢幕上的直播畫面移開,斜睨了眼在沙發上一動不動的人,撇撇嘴,隨手倒了杯茶給她,嘴上毫不留情地挖苦著,「果然跟柳飄情說的一樣,平時過太爽嗎?」

「吵死了,我平時也很忙的啊!」只是沒有小飄跟小封那麼忙而已,那兩人簡直是戰鬥機等級,凡人追不上啊!

咕噥著,留涼拿過桌上的茶一飲而盡,隨後從桌下拿出幾包餅乾,一包扔給利玖席,一包自己開來吃,餅乾飲料配著電視,好不享受。

「現在怎麼樣啦?五圈應該已經結束了,雙方該打起來了吧?」想她一開始也是坐著看電視的,誰知道負責督察的人跑來說體育館出了點問題,害她只能先去處理在回來看,好在那時還在五圈限制內,雙方都還沒打起來,不然她就是把來通知的人打昏也不會離開座位!

「這個嘛,一句話──堡壘激戰不可入,一入堡壘身心辱吶!」看著螢幕上被堡壘陷阱玩得死去活來得幾人,利玖席只覺得沒得上場完完的鬱悶心情全被掃空了。

哎,要知道,看活生生的人被智慧型堡壘耍玩實在是,身心最佳調劑品啊~
 
**
 
空戰堡壘其實是結合全息網遊系統而製成的新型現實遊戲,在其限制範圍內可將一切事物無中生有,而堡壘的形成也是由此而來,至於裏頭人員腳下的靴子與身上的背心則是與該系統連結,因此可以自行計算參賽者是否喪失參賽資格並且將人送出系統。

堡壘最初製作出來是為了讓學生能擁有新穎的學習方法,裡頭的許多陷阱全是將學生至今所學的一切用做題目,當學生解完題目則可進行下一關直至破關,但隨著時日的改換,堡壘也被開發出激戰模式,而在激戰模式下,原先的學術陷阱立時被做了更動,更改為──可以致人於喪失破關資格,亦即是相當於game over情況的,夢魘陷阱。

要知道,現在的人越來越聰明了,而能開發出全息遊戲的人堪稱天才,至於將遊戲系統運用到現實來的人,喚作鬼才妥妥兒的!

而鬼才製作的夢魘模式,也就只有一句話了──什麼都不稀奇,什麼都不奇怪;只有你想不到,沒有我做不到。

而這詞句,在將視線轉到終於跑過五圈,明明打都還沒打起來,卻已經略顯狼狽的幾人身上就可以明顯了解到……系統深深的惡意了╮(‾▽‾)╭

粗喘著氣,好不容易從突然變成90度斜坡的道路上爬上來,孟飛聿有種想直接棄權作勞工的慾望。

靠,這什麼鬼系統,五圈剛過架都還沒打起來系統就先來湊一腳,將他還有其他兄弟給拆開來,拆開也就算了,90度攀岩式上坡是想讓誰爬上去啊,如果不是老子有練過,根本上都上不來,重點是,坡邊每隔幾公尺就有一台漆彈槍胡亂掃射,這根本讓人打不起來,光躲系統就飽了吧!

嘖,那女的真是太邪惡了,竟然選這種比賽,是想噁心死誰啊!?

而他的其他兄弟,一個在過泥沼的的時候不小心從板子上掉進泥沼後,被旁邊的漆彈槍熱情的掃射了一身而被送出場外,另外幾個,雖已跟上他的腳步,但是………

看著眼前高的幾乎看不見頂頭的攀岩牆,以及旁邊虎視眈眈、隱隱發出銀光的漆彈槍,好不容易追上自家老大的三位小弟吞了吞口水、互覷一眼,同時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樣的訊息──兄弟,地球真可怕,咱們回火星吧!!!!!!!TAT
 
**
 
另一端,同樣與其他人分散、正朝第十一圈邁進的柳雲封,就在通過象徵十一圈開始的線段時,遇上異常危機了。

夢魘模式的個官難易程度是隨著挑戰者跑過的圈數而定的,而此時,或許是頭一位即將進入後十圈的參賽者,柳雲封受到了來自系統的熱烈歡迎。

只見原先平穩的跑道異變突起,平穩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米高、波浪般的賽道改良版,同時,空無一物的上方忽地浮現一段詩詞字句。

無枯藤、無老樹、無昏鴉,唯有波浪伴君行,夕陽將逝,人欲何往?

隨後,靜止的波浪忽起變奏,開始由靜轉動了。

而對這種無來由的變化,身為頭一名體驗者的柳雲封表示──尼瑪,這坑爹的系統,波浪型跑道你當是在衝浪嗎?!姑娘我是要跟人廝殺,不是要跟系統PK,求放過啊!!! (╯ˋ口ˊ)╯┴┴

至於場外觀看了一切事件發生的觀眾們則表示──幹、得、漂、亮,系統不要大意,多來幾發征服會長吧喔耶~~~~~~!!!!!!

而另一頭幸運地還擁有隊友在身旁的黔以嵐小朋友,在最初的慶幸後,也面臨了一小點尷尬。

楊鳳希,帝王組穆少琅底下身手最好的大將,外型俊朗然因混血關係,有雙會自主勾人的鳳眼,雖是不苟言笑,但一笑起來,就算是冷笑,也會讓人有種他在勾人的感覺,而因那雙眼而招惹上他的人的下場嘛…

不要問,很可怕的!

也因如此,身為此時與他單獨相處的小夥伴,黔以嵐表示,他的心情很糾結很複雜,他的壓力已經不只一點大了。

哇勒,跟誰都好,遇到敵人也沒差,把人推去撞陷阱就好,但怎麼偏偏就遇上了這尊魔神!?
一想到剛入學時與這人之間的過節,某人緊張到快要石化了,內心不斷刷著頻──會長救命,他不會死在的人手上,但是很有可能掛點在隊友身上啊QAQ

而在前頭開路的楊鳳希,像是感應到身後人滿身的糾結緊張,眉眼微挑,微漾興味,「你很緊張?」

廢話,我當然緊張,老大你還記得當初從樹上摔下來正巧砸在你身上還吵醒你睡覺的人是誰嗎?!想是這麼想,黔以嵐卻不敢這麼回答,若是他還記得就算了,但若他已經忘記了,結果自己這麼一提他又想起來,那自己不就是自找死路了嗎?!

於是最後,他只能默默地點了下頭,「有一點。」

「放心,賽場上,過去就讓它過去,我不會報你吵醒我的仇的。」

……賽場上?那賽場外呢?大哥,話別只講一半,給小的一個痛快吧!!!我認錯還不行嗎?!!!!

斜睨了眼後方一副如喪考妣、生無可戀樣的青年,楊鳳希為勾了勾唇,正待說些什麼來讓他更哀傷一點的時候,狀況忽起──而此時,也正是他們進入第十一圈的時候

只見兩人腳下的地面忽地變得高低起伏不定,原先平滑的跑道忽然變得有如一根根獨立似的木樁,坐落在這與前方的道路上,同時,天空也浮現了一段話──

木樁人生,非常人也。欲避此景,相殺可論。欲行此路,相伴可言。

「…………」

沉默地看著空中逐漸消失的字幕,黔以嵐嘴角微抽,轉頭看向停在距離他兩根柱子前的楊鳳希,「學長………」

而同樣看到那段話的楊鳳希則是靜靜地看了他一會,隨後露出另場外觀眾差點沒有兩眼冒心的詭譎笑容,只見那性感的薄唇微微揚起,隨後──

「相殺嗎,學弟?」

要命!!!!!!!!!!!!!!會長副會長,咱們隊內有怪叔叔啊!!!!!!!

上帝救命QAQ!!!!!!!!!!!!!!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