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剎那即是永恆 《第二章》

 
送離素還真並與千玉屑一同視察了妖市民間後,一日奔波,疲累難免,儘管有心想繼續探查民間,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因此龍戩與千玉屑在說定明日繼續後便各自返回寢室休憩。

隨手褪下外袍,龍戩拿起桌上的竹簡坐臥至窗邊的躺椅上,然,視線雖定睛於竹簡上,卻是一字也未看入,腦中思緒已飛至前不久遇上的那名書生。

先不論那名書生於滴酉樓中所提之詞,但那句〝以一口酒交個朋友〞倒是讓他想起久遠前的好友─千乘騎,記得那時兩人總是相約暢飲國家事,然而如今──

「唉……」

有時也會想,若那時沒有發生那些事,現在兩人一定仍舊能在花園把酒言歡吧!

但,這終究只是一種想望罷了。

而就在龍戩想事想得出神之時,緊閉的門忽地被人自外推開,隨後一道不該於此時出現的聲音頓時響起。

「師父,你在想什麼?」

「………」

呆看著眼前那分明為自家早該於下午離去的好徒兒,龍戩心下一愣,愕然低語:「赮兒?」

「是,師父。」默默地將手上的酒罈放下,赮畢鉢羅拿過一旁的毯子覆上窗邊比起他略顯消瘦的的身子,而後取過桌上杯子,將方才拿來的酒液倒入其中遞給仍在愣神中的人,「師父剛在想什麼?」

連他來了都沒察覺到,若是遇上敵人襲來該如何是好?

「你、你不是跟著原無鄉他們……」

「………臨時有點事所以就回來了。」

「什麼事?」看他下午那般不想留在妖市的樣子,能讓他去而復返,肯定不是小事。「需要我幫忙嗎?」

「不用,那個並不需要勞煩到師父,師父不是準備休息了嗎?為何還在看文書?」跟著在龍戩身旁坐下,赮畢鉢羅拿起散落在躺椅上的其他竹簡翻看著,但不過幾秒便又放下,轉而拿走龍戩手中的那份,「師父,時候不早了,你該休息。」

雖然有聽說朝廷官員總喜在睡前研究文書,思考政策,但此時已近寅時,記得過去師父在這時辰早已在榻上休息才是。

「不,我………」還想看一下公文,了解現在妖市的情況…

然而,不等龍戩將那後半部的話說出口,赮畢鉢羅已先一步將被龍戩放置回一旁桌上的酒杯拿起,再次遞給龍戩,「喝幾口,暖暖身,睡下吧!」

「但……」

「師父…你是不是在氣赮兒下午不聽你的話,執意要離開妖市?」

「…………」

抿抿唇,龍戩忽地不知如何回答。

要說氣也沒到那麼嚴重,但要說毫無感覺卻又是自欺欺人,正確來說,他應該是…有點無奈吧!明明說過陪伴在自己身邊便是他的幸福,但今天卻又說青鳥要自由飛翔才會幸福……

唉,他這徒兒,他當真是越來越不懂了。

腦中思緒千百輪轉,到最後,龍戩卻仍不知如何開口,僅是低嘆了口氣,接下酒杯一飲而盡。

然而,卻在飲下酒液的瞬間,被那熟悉的酒香給驚住了。

怎麼、可能──

看著龍戩震驚的神情,赮畢鉢羅將空了的酒杯又一次的填滿,並開口解釋道:「不久前經過滴酉樓時,剛好聽到有幾人在談有書生藉一闕詞得到了青絲酒,記得師父當年常與千乘騎大人一邊喝此酒一邊暢談……」

「雖然現在青絲酒幾乎見不到了,但我記得過去千乘騎大人似乎有在樹下埋酒的習慣所以就去他以前的住處看看,然後就在幾棵樹下挖到了。」

「原來如此………」默默地再一次將杯中物飲盡,龍戩頓了頓,猛地抬起頭看向身邊的赮畢鉢羅,「你有跟千玉屑說嗎?」

「………」無奈地看著似乎將他看作竊賊般的龍戩,赮畢鉢羅點點頭,「有,樹下的酒罈埋的不少,再前往千乘騎大人的住處前我已有先跟千玉屑知會過,事實上,我們兩人是一同去探查的。」

「嗯,那就好。」說著,便開始一杯又一杯的啜飲著懷念的味道,倘若赮畢鉢羅不是出家人,興頭上的龍戩或許還會讓他陪他喝個幾杯。

然而,就算酒的濃度不高,如他這般一杯又一杯喝個沒停的樣子也是會醉的,何況青絲酒還是塵封已久的陳年老酒,因此不過一會,原先仍神智清明的人頰畔開始染上了粉色,視線也逐漸模糊了起來。

見狀,赮畢鉢羅拿過龍戩手中的酒杯放至一旁,而後將椅上的人攔腰抱起。

「赮兒……」朦朧間感到些許晃動的龍戩微睜開眼,在確定身邊傳來的是熟悉的氣息後微僵的身子才逐漸放鬆,但藏在心中一整天的疑問卻止不了地問出口中,「你、讓為師……困惑了………」

聞言,正欲將人放上臥榻的動作微地停頓,而後又繼續動作,「為什麼?」

溫馴地任由赮畢鉢羅取下頭上的髮冠,並順著他的動作躺入榻中,「你長大了,但師父卻不了解你了……」

「師父……」

「其實師父也知三年之限或許太過為難你了,」異識既為赮畢鉢羅的天命,又怎麼可能如此輕易便解決了?「但我……卻……」阻止不了自己……

看著榻上逐漸陷入睡眠的龍戩,榻邊的人微歛起眉,沉默不語,僅是探手在那溫潤的臉上細細描繪著。

倏地,一抹金光劃過,而後一道模糊的意識體隱隱顯現在桌邊,與赮畢鉢羅相似、卻較為柔和溫煦的外貌在在揭露著那人的身分。

整理著散落在旁的竹簡,龍霞邊開口問著:『猶豫了嗎?』

雖說他為了讓赮畢鉢羅承接天命因而佈下了種種故事,並交代意方覺代為引導,但這份天命本該是兩人共同承接才是,如今,他雖是以另一模式陪伴赮畢鉢羅承接天命,卻不比真人伴在身側協助,何況這份天命就某方面也是他強壓於赮畢鉢羅的,雖說兩人是雙子,但行走的道路卻不一定要完全相同,他並不一定要承接下這份任務。

自小便因他的關係導致赮畢鉢羅流落在外,而後又因皇室之人而使得他被憎恨覆蓋於心,最後又歷經了墜入大海、死亡、重生、失意等等事故,現在又因責任感而承接下天命。

就某方面而言,赮畢鉢羅幾乎沒有好好過過一次他自己的人生。

原先,他總想著自己擁有的,未來赮畢鉢羅也同樣會擁有,但在此時此刻,他竟也想讓他放下這一切,過一次自己的人生了。

他懂赮畢鉢羅下午對師父說得那句話,也知曉赮畢鉢羅確實是一名有能力的人,並不需他人憐憫,而他也因信任自己的兄弟所以才將這份重任委於他,但有時,他不免也覺得應該讓自己的兄弟擁有選擇人生的權力才是。

就在龍霞腦中思緒翻轉不止時,榻邊的人也開口了。

「不,這是我該行之事。」看著隱隱泛著流光的龍霞身影,赮畢鉢羅眼神帶著萬般堅定,「兄長,我不後悔選擇承接這份天命。」

『這份任務並不容易,我不願逼你。』

「這是我的選擇。」頓了頓,赮畢鉢羅說出了自己行為的解釋,「我不願有人危害到師父,賴於兄長的引導,我得到了能夠抵抗異識的力量,對此,我只有無盡的感激,兄長無須愧疚。」

『…既是如此,那我也不多說了。』

點點頭,而後,赮畢鉢羅解下外衣,跟著躺入榻中,完全不顧屋內上有他人,逕自將床上師父抱入懷中,準備睡覺。

行動瀟灑乾脆地讓龍霞不知該說些什麼。

『赮,你越來越不像出家人了。』就算對象不是女的,但他記得出家人是不談情、不說愛的吧!

「心中有佛,足矣。」

『你啊……』

「兄長也去處理你的事吧。」

他們會回到妖市的主因,除了他還想再見師父一面外,便是菩提長幾隱隱傳來的震動,現在他的事已完成,再來就是兄長了。

『……』淡然的雙眼望向窗外的景色,又好似在看著某一方向,然而,桌邊的人卻是毫無動作之兆,只是沉靜地眺望著遠方,而後,帶笑的嘴角又上揚了一分,『不了。』

時機,還沒到呢……

『休息吧,明日早膳後啟程?』

「嗯。」

低語漸緩,榻上人影進入深沉睡眠,榻邊的長劍也恢復如初,不再隱隱閃現著聖光,再次陷入寂靜的屋內,一室安然。

忽地,窗外黑影一閃而過,一雙銳利雙眼緊盯屋內一處,眨眼一瞬,便又消逝,徒留遠方隱隱傳來的幾道鴉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