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一章


微風輕撫,邪尊道寧靜的四少專屬庭院中,除了奴僕走動與細微的蟲鳴聲響外,忽地,一聲龐大噪音打破了這層寧靜。
 
「黑衣~我們來看你啦~~聽說你又被逼著要照三餐吃藥了是吧?!」個性向來大喇喇不拘小節,卻總喜歡與自家少爺大吵大鬧的紫焰魔少,眉開眼笑地大聲吆喝著,同時腳邊也不落聲後地一把踹開眼前擋路的門,聲勢浩大地讓裡頭端著藥碗準備服用的某位大少爺差點沒將嘴裡的藥湯噴出去。
 
「咳、咳咳咳……」
 
見黑衣嗆得臉色通紅,負責盯著人將藥湯服下的紅流伸手幫忙順著氣,同時帶著三分無奈七分責備地看向來人,「紫焰。」
 
「啊…抱歉。」搔搔頭,紫焰傻笑著,「習慣了…」
 
聞言,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的黑衣拉下紅流的手,一把將藥碗塞進他的手裡,隨後─跳下床榻找人吵架去。
 
「什麼爛習慣,這都這個月第三十七扇門了,臭小子你欠打?」
 
「也才三十七,銀羽的門我可都毀了不知幾百次了勒!」不過三十七,連一半都還沒碰上,有什麼好氣的~
 
「神氣什麼,你這可是在浪費邪尊道的資源!!」
 
「才不是,我是在幫作門扇的人提供練手的機會。」
 
「你!!!」
 
怒視著笑得一臉得意的臉,黑衣咬牙,正想乾脆上前與上用拳頭說話之際,一旁忽地傳來令他萬分熟悉、厭惡的東西,一把撲滅了他心中被兄弟惹毛的怒火,「喝完再繼續。」
 
瞪著湊至眼前的藥湯,黑衣微皺起眉,咋了下舌偏過頭,「我不需要。」
 
這麼苦的東西,要他喝兩碗已是極限,再來一碗他肯定會吐!!
 
「你需要,別忘了昨夜你還在咳嗽。」
 
默默地看著眼前頗有你不喝,我便不放下手氣勢的人,黑衣撇撇嘴,皺著眉接過那碗仍泛著些許熱氣的藥,一口喝下──隨後伸手拿過桌上的水猛灌三大杯。
 
「嘖,哪來的庸醫亂開藥,本少一定要去賞他個痛快。」
 
「哈,誰讓你老是將服侍你喝藥的僕人扔出去,這下妖后讓紅流來盯著你,看你怎麼跑喔~」
 
「哼,本少身體好得很,不須再額外補些有的沒的了!!」
 
「我會信你才有鬼勒!」
 
「你………」
 
看著靜不到一刻鐘便又開始吵吵鬧鬧,甚至有大打出手徵兆的兩人,紅流無奈地搖搖頭,將手上的碗遞給一旁的僕人拿下去。
 
而見著他這般無奈,卻是不打算出手阻止兩人的樣子,中途也完成任務跟著來看熱鬧,卻始終沒有開口說話的銀羽勾起唇,開口道:「不打算阻止?」
 
「嗯…時候不早,少主也差不多該休息了。」
 
說著,他往前站了幾步,正打算出聲制止吵鬧得不可開交的兩人。
 
然而,不帶他喊出聲,後方卻忽地伸來一隻手搭上他的肩,「我說,紅流啊…」慵懶地將手勾在紅流的肩頸上,銀羽好奇問著,音量大小恰好讓一旁的某兩人也聽得到,「明明就是你比較常跟黑衣在一塊,怎麼我跟紫焰都已經開始喊黑衣他的名字,就你還天天喊著少主的,這是為什麼?」
 
聞言,鬥得歡樂得兩人也同時放輕手腳的動作─他們也很好奇原因。
 
「叫習慣了,難改。」拉下肩上的手,紅流淡淡說著,眼底卻隱隱飄過一抹奇異幽光,「你們該出去了,少主的休息時間到了。」
 
「耶?!我們還沒吵夠的說!!」紫焰叫道。
 
「沒任務嗎?」
 
「……嘖,好吧,走就走,黑衣~我們改天繼續啊~」
 
「滾!!!」
 
「哈哈哈哈哈~~~」
 
環視了下再次恢復寧靜的房間,黑衣看向房內僅剩的另一人,不悅道:「我不累。」
 
「妖后吩咐過少主喝完要一定要休息。」
 
看著紅流沉靜的臉色,黑衣微蹙起眉,「你是因為母后的命令才靠近我、照顧我?」
 
「………一半是一半不是。」
 
「不然是為什麼?」奇怪,我幹嘛這麼好奇這種事,甚至還因為他說不是而開心…
 
那碗藥湯難不成被加了什麼奇怪的藥了嗎?!
 
見黑衣的神色從方才便不斷轉換,此刻甚至隱隱流露出期盼答案的樣子,紅流微挑起眉,順勢藉著這個問題的答案挖了坑讓他自己跳,「少主先休息,醒來後我再告訴你這問題的答案吧!」
 
瞪著他,黑衣突然有種掉入陷阱的感覺。
 
「竟然用這種方式逼我休息…」脫下鞋子,他一邊側身坐上床榻,嘴裡邊嘀咕著,「明明年紀沒多大,做什麼像個老頭似的囉哩囉嗦的?」
 
儘管他的音量不大,但在此時寧靜的廂房中卻也足夠讓另一人聽見全文了,只見紅流眼底閃過幾絲笑意,但卻又在被人察覺前迅速消失的無蹤無影。
 
「那麼,少主請好好休息,任務結束後我會再來找你。」
 
「嗯。」
 
哈,這下子就算他不休息也不會有人知道,只要叫奴僕在紅流回來的那一刻立刻來通知,就算不躺在床榻上休息他照樣能得到答案。
 
這任務來得可真是時候啊!
 
「少主請好好休息,千萬、不要、偷偷跑出去而沒有休息。」
 
「我知道,你快去忙任務吧!」黑衣擺擺手,隨意說著,腦子卻早已開始思索待會的行程了。
 
也因如此,他並沒有察覺到紅流若有所思的臉色,以至於在他離開房門、剛踏出院落一步後,立刻被樹上傳來的聲音給驚住了。
 
「少主果真逃跑了。」
 
果然…不可能會那麼乖的聽話休息啊……
 
**
 
邪尊道內,在通往邪之四少居住的院落前的迴廊上,正上演著令人克制不了笑意的畫面…
 
眼角斜睨著唇邊隱隱浮現笑痕的幾名奴僕,因逃跑速度過慢而被抓回且扛於肩上的黑衣黑著張俊秀臉蛋,怒視著底下的同樣神色不豫的紅流邪少,掌下微微使勁掙扎著想讓人將自己放回地面,「該死,紅流,放我下去!!!」
 
「少主方才想去哪兒?」儘管同樣看見奴僕們偷笑的模樣,紅流卻是想著以此給愛好面子的少主一點懲罰而沒有去責備他們,僅是手下施力將掙扎不斷的人緊按於肩,「少主難道不知道何謂說到做到嗎?」
 
明明說好會好好休息,卻又趁他忙碌時偷跑出去,身為邪尊道的少主,如此沒有紀律怎麼行?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我只是想出去走走。」咬咬牙,發現掙脫不了後,他又低聲咕噥了句,「好不容易復活了,卻連出去走走的自由也沒有嗎?」
 
若是如此,還不如別讓他醒過來的好。
 
儘管聲音不大,但天生耳力便不錯的紅流卻是聽得一清二楚,然而他卻沒有發表什麼想法,僅是淡淡瞥了眼已沉靜下來的黑衣一眼,直到將人放上榻上才開口說道:「等你養好身體自然就能出去了。」
 
「根本好不了。」
 
天知道為什麼這一次復活他的身體素質會全部下降,幾乎連過去的一半能力都沒有,幾乎就要跟廢人沒兩樣了,還一天到晚被逼著喝一堆苦得要死的藥湯,就算問其他人他是怎麼復活的,不是一問三不知,就是一臉為難得說不出口。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將人整個埋入棉被中、毫無精神的黑衣劍少,紅流眉眼微歛,久久才妥協般地在心中輕嘆口氣,低聲說道:「若少主答應好好休息,待任務回來,我帶你出去如何?」
 
聞言,原先還縮在床上鬧彆扭的黑衣立刻將棉被攤開、坐起身,一臉驚訝,「真的?!母后會答應嗎?」
 
「妖后那我會想辦法。」說著,他微瞇起眼,沉聲命令:「躺回去。」
 
滿心都因可以出去晃晃這個訊息而雀躍不已的黑衣也不計較那不太對勁的命令句,難得乖巧地重新躺回被窩內,期待的眼神卻直直射向床邊的人影,「什麼時候?」
 
「你早點讓我放心去完成任務,我就可以早點帶你出去。」
 
「我休息,再見,不送!」迅速說著,頓了頓,他又補了句,「快去快回。」
 
「呵呵……」對他這一連串的配合,再也忍不了笑意的紅流低笑出聲,向來嚴肅的臉忽地添上幾許柔和,「真乖。」
 
調侃的話才說出口,原先好好躺在床上的枕頭便如飛箭一般地猛地被人扔出被窩,直朝某人臉面而去。
 
隨之而來的是某人咬牙切齒的聲音。
 
「快、點、去!!」
 
「是的,少主。」
 
感覺到自家少主即將惱羞成怒的紅流笑應了句後便轉身朝外走去了,而榻上的人影則是在靜默幾秒後,確認人已離開才將臉上的棉被拉下,白皙的臉上此時卻漾染著幾抹紅霞。
 
想著方才那人無意間露出的笑臉,黑衣撇撇嘴,咕噥了句〝妖孽〞後,便乖乖閉上眼休息去了。
 
然而,在陷入睡眠前,不久前看到的畫面卻在腦海中……
 
──不斷回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