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剎那即是永恆 《第一章》


藉由赮畢鉢羅與素還真、齊天變、原無鄉、倦收天等人的協助,龍戩終於成功奪回妖市,然而,在大殿上,原想將開天皇戒遞給赮畢鉢羅,卻──

「我不知道這其中的緣故,但我不能接下妖市皇位。」凝視著眼前的清俊面容,赮畢鉢羅說道:「我從菩提長幾上得到了屬於我的天命,但那份天命卻不在妖市。」

龍戩沉默,他記得幾日前他的徒兒曾說過,他的天命乃是解決異識,而異識不知因何卻與妖市有著龐大的關聯,也因如此,赮畢鉢羅才會不顧他的意見,堅決留在他的身邊。

然而,在此時聽他這般說詞,他的心,卻隱隱糾結起來了。

「我知道你的天命不在妖市,但你是妖市皇家之人,於此時理應已妖市為主而非其他之事才是。」說著,隱匿於袖中的手忍不住緊握,儘管理智知曉自己不該這般說詞,卻仍控制不住霸道的言語脫口而出,「我不准你在這時棄妖市不顧!」

「師父,請你不要逼我。」

「你──」

眼看兩人氣氛冷凝,後頭觀看多時的素還真連忙上前調停。

「深海主宰,赮畢鉢羅確實有其天命需承接,雖然依理,身為皇子的他應以妖市之事為先,但他與菩提長幾對異識之禍卻是極為核心的部分,何況異識之禍關乎天下,到時妖市肯定也無可避免,請恕素還真斗膽,為天下蒼生請命。」說著,更是深深一揖以表其誠心。

「但妖市不能一日無主。」

「你,深海主宰深謀遠略,亦有君王之才,為何不能是你倆叔姪合作,由你在內統治妖市,赮畢鉢羅在外對付異識呢?」頓了頓,他再道:「鬼方赤命乃是紅冕一員,你應最是了解其實力,而今他受異識感染,對武林更是虎視眈眈,對中原武林來說,此時處境定較妖市更為凶險。」

「如此,何不讓赮畢鉢羅去一盡他的天命,一來可解同胞之禍,二來也可對異識有更深一步的了解呢?」

「………」

眼見師父陷入猶豫,赮畢鉢羅忽地傾身單跪於地,不待龍戩喝斥,已先一步開口,「師父你曾說過,我額頭的青鳥要自由飛翔才能找到牠的幸福,赮畢鉢羅有自己的使命,更相信妖市在師父的統治下才能邁向美好的未來…」

「請師父傾聽徒兒為妖市人民的請願。」

「………」

凝視著早在不知不覺中成長如斯的赮畢鉢羅,若說素還真的話語讓他感到猶豫,赮畢鉢羅的話則是讓他感嘆之餘卻又有點鬱悶。

最後,在低聲輕嘆後,他扶起自家徒兒,「起來吧,隨我一往皇陵。」

「是,師父。」

「千玉屑,麻煩你先帶素還真他們到渡口,我等等便過去。」

「是,主上。」
 
**
 
風聲蕭蕭,落葉紛飛,皇殿後院,開天皇二世墓前,兩道人影一站一跪。

看著赮畢鉢羅完成認祖歸宗的儀式後,龍戩開口說道,「認祖歸宗後,你要記得,無論你到了哪裡,你與妖世的羈絆是永遠留存的。」

「師父……」

「師父只給你三年的時間,三年後,你必須回到妖世。」頓了頓,他鬆開抓著赮畢鉢羅袖口的手,微偏過身,再道:「另外,在外頭時,看能不能探聽到你的兄弟─龍霞的消息,你們小時候長得很像,雖不知長大如何,但我相信憑藉雙生血緣間的牽繫,你們一定能認出對方,到時你們一起回來吧!」

默默看著那明顯不願直視自己的人,赮畢鉢羅心中一嘆,卻在視野瞥過一旁的墳墓時,頓住正想伸出的手,「我曾在夢境中見過與我長的相似之人,而且那時我的心口翻湧不已,我想他應就是我失散多年的兄弟。」

「那你可知他此時在何處?」

「他是佛門高僧,聽聞早已……圓寂了。」

「啊?!你說霞兒他……」

毫無心理準備便聞此消息,儘管知曉於佛門而言,圓寂乃為佛道最終之途,更是鮮少人得以到達的境界,但對常人而言,這卻也代表著在無相逢的可能性,於此,龍戩過去對自家侄兒的愧疚頓時盈滿於心。

「過去,我總認為你失去了太多,而霞兒得到了太多,因此對你總是較多關懷而疏忽了他…」低聲喃喃著,龍戩只覺眼裡滿是乾澀,「但霞兒卻總是用最溫柔的心體諒、包容了一切…」

「我、虧欠他,太多、太多了……」

語聲方落,赮畢鉢羅忽覺背上的菩提長幾微地震動,而後聖光一閃,頓時為這蕭然的景色帶來些許的溫暖,更令在場的兩人頓時自滿心愧疚感傷中回過神來。

「這陣光是……」為何,隱隱有種霞兒的感覺…?

「師父,兄長雖是早已圓寂,但其精神卻化成了這把菩提長幾,這也是我之所以不願放下菩提長幾給予我的使命的原因。」到底不願放下對師父的執著,赮畢鉢羅探手將龍戩輕擁入懷,低聲道:「師父,有力量的人是能給予他人愛與關懷,而非等待他人施捨的人,我相信兄長他從未責怪過你的。」

「是嗎………」

「當然是,聽說雙生的兩人總能察覺或是對另一半的思緒感同身受,既然我這麼想,那麼兄長肯定也是這麼想的!」感受著背上隱隱傳來的熱度與震動,赮畢鉢羅微勾起唇,「師父你要相信我。」

「哈哈……」

聽著龍戩的笑聲,赮畢鉢羅微鬆了口氣,卻仍是隱隱介懷──雖然本人隱藏的頗深,但他仍是可以感覺到師父心情微恙,並不如表面所見的那般開懷,就不知是對兄長一事,亦或是…對他將要離開一事。

摟著懷裡人的手微微收緊,雖說是為了自身的天命,也拿額上青鳥一事來說服師父讓他離開妖市,但之前說的,他的幸福便是留在師父身邊陪伴他、輔佐他並非謊話,應該說,為了讓自己與師父的未來可以安然無恙,他只能先離開師父前去完成使命才能確保兩人的未來不會帶有危險。

但這番話自己並未告訴師父,所以師父,或許已認為當初他是在說謊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