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我珍愛的你 (完)


動了動一回到房內便被赮畢鉢羅趁機綑綁起來的手,蟻裳顧命無奈地看著正慢條斯理退去他身上衣物的自家徒兒,「赮兒,快鬆開我的手。」

「鬆開後師父會離開吧?」抬頭看了下師父那無奈萬分的神色,赮畢鉢羅低聲回道,手下的動作卻依舊毫無停頓,「再說,這帶子師父真要解也是解得開的。」

「不主動解開是為了讓你自己了解並且彌補過錯,赮兒,我們都是男人,別做傻事了,快鬆開我的手。」

「師父,我知道我在做什麼。」隨手放下剛脫下的衣袍,僅著內襯的赮畢鉢羅爬上床,將蟻裳顧命抱至懷中,微蹭了蹭他的肩頸,低聲道:「師父討厭嗎?」

「……」放任著赮畢鉢羅的撒嬌舉動,蟻裳顧命沉默了下後,輕嘆了口氣,嘴裡吐出與前文毫不相關的字詞,「赮兒,你這幾年學壞了,我一直以為你說的抱是如過去那樣的擁抱,而不是…」

「我知道,但是我喜歡師父,喜歡很久,過去還小,現在已不同了。」

「你真的學壞了。」他也不過就幾年沒有注意,怎麼他那個天真無邪的乖巧徒而會變成如今這般挖坑讓他跳的樣子?!究竟是誰教壞他的好徒兒了?

最後,不忍拒絕赮畢鉢羅的撒嬌請求,他只能低聲咕噥了句:「隨你吧,但就只有一次。」

而後,床簾放下,阻隔了一室情燃……

**

「哈啊……」

天下當雅房中,臥榻上兩抹人影糾纏,隱隱傳出模糊的呻吟聲…

「赮…兒…」從答應不會逃脫後便被鬆綁的手,蟻裳顧命緊捉著底下棉被,一手邊推擠著身下正肆意舔弄著他的慾望之人,「別…唔…那裏、髒…」

聽著那難得透著無力的嗓音,赮畢缽羅微勾起唇,伸手抓住那推著他的手,輕咬了幾口,「不會,師父很乾淨。」

說罷,再次低下頭吸吮著那已瀕臨邊界的慾望,舔弄得底下人更是粗喘連連,想阻止卻又被極致的舒服感弄得渾身無力。

「不…住手……」天…好暈、好熱,他這徒兒…究竟哪來的經驗…無力呻吟中,蟻裳顧命忽地腦中浮現一絲困惑,而後咬緊牙,不管不顧地使出最後力氣伸手拉開下方的徒弟。「等等…」

而被緊急拉開的赮畢鉢羅微蹙起眉,不解地看著掙扎著坐起身、正舒緩著氣的蟻裳顧命,抿抿唇,問道:「師父是…不舒服嗎?」

「赮兒。」

「什麼事?」

「你…」偷覷了眼滿眼困惑的赮畢鉢羅,蟻裳顧命突然發現他不知道該怎麼開口詢問了,「你……」唉…你怎麼會對這種事這麼上手,這種話要他怎麼開得了口問啊?

然而,對他滿腹的無奈、糾結完全不知情的赮畢鉢羅只是歪了歪頭,輕喊道:「師父?」

「你……你似乎對這種事很有經驗?」

聞言,原尤不解自家師父發生何事的赮畢鉢羅,愣了愣,而後忍不住低笑出聲,「呵…」

「……」果然是這個反應。

「七元中有很多人都有這經驗,過去閒聊時,有幾人有提到過。」輕咳幾下忍住笑意後,赮畢鉢羅低聲說著,同時趁著身下人沒有注意時默默將手探入已略為濕潤的後穴。

「唔…?!」

「別想那麼多,我只有你而已,師父。」低頭曖昧地啃咬著蟻裳顧命的胸前肌膚,赮畢鉢羅將自家師父欲阻止他的手反拉而過,轉而一同愛撫著那微淌慾液的慾望,「師父只要想著我就好,其他事情就別管了。」

無論是妖市之戰,亦或是關於他自由的事情都一樣…此時此刻,他的師父只須想著他一人就可以了。

「不可…能….啊!!」

到底不是做這檔事之用的後穴,饒是擁有強悍武功與不少戰鬥經驗的蟻裳顧命在後穴被強力破開之際也不免悶哼出聲,「唔…」

「師父…」輕聲低喃著,赮畢鉢羅低頭微帶安慰意味地親吻著底下人的唇角,而後伸手將自家師父的腳輕抬起,下身又是一撞,「不准你再不理我、再要我離開你…」

「哈啊…赮…兒…」像是感受到了自家徒兒那依舊單怕的心思,蟻裳顧命低喘著,伸出輕顫的手輕觸著赮畢鉢羅沁著汗滴的臉龐,微勾起唇,「你…果然…啊啊……」

語未落,上方原先還想等自家師父緩過氣的赮畢鉢羅便已因蟻裳顧命那帶著寵溺與放任的眼神與動作而再也忍不住的狂猛來回挺入那一陣又一陣緊吸著他不放的後穴,猛烈的攻擊頂撞的下方人再控制不了那滿身快感而低吟出聲。

霎那間,深陷情慾中的兩人,一者放下矜持,一者放任一身的慾望,再顧不得此處乃為他人之居所,一次又一次的交纏在一起,滿室輕吟低喘聲,響了一夜不曾停歇過……
[/hide]

**

「赮畢鉢羅,恭喜。」白皙的手戲玩似的隨意撥彈著船琴,赦天琴箕微勾起一抹略帶深意的笑,「昨日夜裡想必十分愉快吧?」

「…………」

看著眼前於過去總是懵懵懂懂聽著眾人談論關於情愛問題的男子如今卻是臉微泛紅的樣子,琴箕忍不住低笑了聲,在內心感嘆著眼前的人終於也開了這方面的靈視了──雖說對象是給予他們幾人的恩公,這點有點令人驚異便是。

「不鬧你了,這是近期戰慄公等人的行動,你與恩公…」

取過琴箕遞過的錦囊,赮畢鉢羅眉眼微歛,「該做個了斷了。」

「嗯,那你們自個兒小心點,我在中原這還有點事情需處理,無法陪著你們去妖市作這最後的一役。」緩緩步下階臺,琴箕隨手一化,捧著為這對師徒準備的包裹遞給眼前神情堅毅的男子,「雖然不希望你們用得上,但是這些傷藥多少還是帶著以防萬一。」

「多謝了,琴箕。」

「你與恩公可都是我所重視的人,何須言謝?」頓了頓,琴箕眉眼間隱隱露出些許的戲謔之意,掩嘴低笑道:「對了,大戰在即,可別讓恩公太累了。」

「琴箕!!」

「哈哈──」哎,難得見到赮這模樣,可真有趣~

與赦天琴箕道別後,赮畢鉢羅與深海主宰便離開了露水三千,只不過此回雙人路上不再如上回那般踉踉蹌蹌,瀕臨危及,然而,就某人而言卻也不是萬般順遂…

「師父,你生氣了嗎?」再也受不了被敬愛的師父冷落兼無視,赮畢鉢羅擴大步伐、閃身至蟻裳顧命身前低聲道,向來沉穩堅定的雙眼微微閃爍著一絲哀求,「我不是故意違背師父的意願,只是…只是看到師父難得一見的模樣,忍不住自身慾望所以…」

「夠了!」聽著那越見露骨的話語,蟻裳顧命猛地伸手制止赮畢鉢羅,不再讓他多說讓自己羞惱的語句,「我沒生氣,琴箕說有些正道人士已前去拯救仍被困在那的素還真,但平常人在妖市功體會受制,我們必須趁戰慄公被琴箕所傷這期間盡快趕回皇朝前往妖市,協助救回素還真,順道一舉收回屬於我們的土地。」

說著,原先稍停的腳步再次邁開,然而,微快的步伐卻隱隱透出那人不如表面平靜的心思。

見狀,知曉自家師父仍未完全接受兩人昨日超出師徒關係行為的赮畢鉢羅沉吟了聲,到底仍捨不得過度逼迫自己敬愛之人,最後僅是跟著踏出步伐跟上前方的人影,然而,此次卻不再是一前一後的走著,而是並排而行,就如那時的誓言…

──相伴於他之身旁,為其分憂、解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