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六章--校際運動會

 
看著窗外風和日麗、微風徐徐的好天氣,剛起床沒多久的柳雲封懶懶地伸了個大懶腰,感嘆道:「天氣真不錯啊……」

「這麼好的天氣,果然是辦運動會的好日子~」一道飽含笑意的聲音自她身後傳來,只見來人同樣慵懶地依靠著廚房門框,嘴邊還咬著一片剛烤好、微微散發著熱氣的吐司,「雲姊下一句是不是要接這個啊?」

儘管兩人的個性在大部分的時候都不太一樣,然而,在某一小段時間內,所有曾照顧過他們起居的傭人肯定都會異口同聲地大喊這兩人簡直神似到像雙胞胎一樣,而這一小段的時間,就是指起床前與起床後的一小段時間。

所謂起床前,便是指兩人於睡夢中醒來前,曾經去叫過兩位少爺小姐的僕人們呢,好運一點的,是被用眼刀殺出門外;運氣不太好的,是被用枕頭砸出房外;擁有血光之災的,則是被兩人凶狠地以鬧鐘、筆記本、垃圾桶等等殺傷力強悍的物品給逼出門外,而重點是,這段時間內發生的一切事物,尚未清醒的兩人在清醒後更是忘得一乾二淨,就連他們的父母也在叫過他們一次後便不再嘗試這種恍若找死般的行為,改讓他們自己訂鬧鐘,或是仰賴其他可憐的傭人了。

至於起床後,就是當兩人恢復意識、真正醒來後,也不會一下子就變成平時那般和善、淡然的樣子,而是會先懶懶散散、恍若貓咪般地伸了個大懶腰、散漫地吃著早餐聊聊天,順道逗弄逗弄家中的管家傭人寵物等等,而這時,也是傭人們最為喜愛兩位主人的時候。

接過管家遞來的熱牛奶,柳雲封先是輕啜了口、感受了下肚子暖烘烘的感覺後,才慢吞吞地轉過身子斜睨了眼自家毫無形象的寶貝弟弟,「本來就很適合了,有意見?」

「我哪敢啊?」嘻笑著讓自己跌入客廳的沙發內,柳御風將手中最後的一小塊麵包塞入嘴裡,模糊不清地說著話,「話說,雲姊,今天我可以去你們學校晃晃嗎?」

「有什麼好看的?你也想參一腳玩玩?」

晃了下腳,他歪了歪頭,嘿嘿一笑,「或許喔?」

「行啊,反正也有給客人參與的活動,不過……」頓了頓,柳雲封微勾起嘴角,「記得某人不是說再也不去我的學校了嗎?」

想起來就好笑,記得去年曜軒辦運動會時,某人也是興沖沖地說要跟著去晃晃,結果才剛踏入校園沒多久,就被他們學校一群女的兩眼發光、一邊大喊著超可愛,一邊揉捏撲抱,導致那天連晃都還沒開始晃便被嚇得躲進學生會是裡再也不敢出來了。

怎麼這一次卻又主動說要跟著去看看了?

難道是她這作姊姊的太失職,給不了他足夠的關懷,讓他萌生改從其他人身上得到一些擁抱嗎?

無奈地看著似乎中了恍神技能的姊姊,柳御風撇撇嘴,微瞇起眼、不甚歡快,「雲姊,你是不是又在想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像是我缺乏關愛或是吃飽太閒什麼的?」

「喔,有這麼明顯嗎?」

「………」這麼光明正大地承認,反倒讓人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Orz

「嘛,想跟我一起去就趕緊吃一吃吧,我先去換個衣服,等等就下來了。」

語落,心情頗好地將最後的早餐解決後,某人便輕哼著歌,愉悅地丟下糾結中的柳御風上樓更衣去了。

而被留在樓下的某位少年也只能哼哼兩聲表達自己的鬱悶了。

攤上這麼個姐姐,不看開點難不成他還能要求人生重來嘛=ˇ=
 
**
 
由於曜軒學園占地廣大,其中舉辦的活動也常與周遭的店家合作,因此其所舉辦的活動多半不會禁止外頭客人參與,反而還會規畫幾種來賓也可一同參與的小活動。

而一年一度的運動會更是搞得盛大無比,因曜軒的運動會是與園遊會併在一起舉行的,因此除了校內各個班級、社團的小攤位外,還有外頭的店家也在校內開了一小個臨時攤位,整座校園人聲鼎沸,笑聲不斷。

而作為活動主題的競賽方面,曜軒主要分作陸、海、空三部分,陸上主要為全校園的田徑、球類、借物等;海上則是以游泳池為主的浮板、游泳、海上排球等;空戰部分則是以學園中的科技展延場的為主,依靠場中提供的設備漂浮於空中進行的一連串障礙物、賽跑競技─當然,因戰鬥位處空中,底下的防範措施也早已做好準備,且與其他競賽處一樣,一旁都有保健人員隨時待命。

不知是否曜軒的學生平日太過拘謹,每到活動之日就連平日安靜的學生也像吃了什麼活力丸一樣,整天精力充沛,因此儘管運動會沒有要求所有學生都一定要參與,每一類賽事的申請人員仍就大爆滿,導致學生會不得不要求班級先自行決定參賽人員後再向上申請。

而也因曜軒的賽事種類過多,一個校際運動會竟維持了整整一個禮拜,而在最後一天甚至還有營火晚會,當然在這一禮拜中,校園裡頭的文靜學生與好動分子也都放下了平日的互看不順,齊心協力的將全身戰力轉向對抗外人。

但也因賽事過於龐大,在這一星期中,學生會與帝王組的核心人員皆須合作輪流擔任校園中的巡視人員,負責處理校際賽事中出現的危險亦或是攤販上主客的交易問題,更或是於此時趁機混入校園中擾亂風紀的外人等等。

簡單而言,便像是校園保全類的人員就是了。

大笑著揮別一進校門便被學生會人員拖走的柳雲封,柳御風抬手壓了壓頭上的帽子,向周圍環視了下後便決定朝叫聲最為響亮的方位走去,然而,剛邁出腳步沒多久,頭上的帽子便被人自後方扯下了。

「欸?」呆呆地摸了下上方,確定了帽子真被人摘下後,他微皺起眉,轉過身,正待罵人的聲音卻在看清來人那一刻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上帝……」

「大清早就在想上帝,要我幫你嗎?」來人勾著慵懶的笑意,沒有拿著帽子的那手微地伸展了下,看得某人忍不住又向後退了幾步。

嗚嗚,雲姊,I need your help!!!!!!!!!!!!!

「這人是誰?」與那人一同前來的同伴拍了拍柳御風的頭,好奇問著身邊的同伴,「不是我們學校的吧!」

在這校際期間,學校規定所有學生都必須穿上學園的運動服,何況柳御風雖長得高,但周身氣質卻怎麼也不向即將要步入社會的大學生,因此那人一下便知曉他並非學校的學生。

但這卻阻止不了他對柳御風的好奇,畢竟身邊的同伴可是很少主動去招惹外人,更別說是勾著微笑的去招惹人了。

但來人卻沒有解答同伴的意思,僅是把玩了下手中的帽子,隨意回了句,「嗯,他不是。」

而被人當成小孩子的柳御風則是微鼓著臉拍開了頭上的手,「我不是小孩子,別碰我。」

「哈哈,這小鬼真有趣。」再次輕拍了下他的頭後,利玖席收回手問著身邊的同伴,「話說你突然笑成這樣還真讓人不習慣。」

「喔?」

「通常你這樣笑都是有人要倒大楣的時候,但這是你認識的,你怎又這樣笑了?」

因為我也要倒大楣了啊這位大哥…一旁的柳御風在心中咕噥著,隨後一臉討好笑的看著那個將他的帽子摘下、正笑得一臉邪惡的來人,「穆大哥,好巧啊…」

「是挺巧的。」

「那啥,我知道在這日子您肯定很忙,我就不打擾您了,您慢慢忙啊!」說著,某人便轉身不管不顧的想落跑了。

然而,連一步都還沒踏出的他,又再一次的被某人阻止了。

「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我們好好聊聊吧,柳御風小弟…」冷笑著將準備逃跑的人抓回眼前,穆少琅冷笑了聲後,便抓著柳御風的後領往操場走去了,「既然都來了,就去練練身體吧,剛好,來賓1600公尺徑賽在十分鐘就要開始了,挺適合你的,不是?」

「1600?!!!!臥槽,穆大哥,沒人像你這樣的啊,不過就是害你掉了個按鍵嘛,都過幾天了你怎麼還記得那麼清楚?!」一聽到那個明顯就是要跑步的數值,柳御風頓時臉色慘白了起來,拚命掙扎著,「何況哪有人把遊戲的事情帶到現實來的,抗議抗議!!!!!」

「所以你要我在遊戲裡解決遊戲的事?」微瞇起眼,穆少琅呵呵一笑,語氣森然道:「所以你是要我在你跳舞時,跟你姐聊聊你跟齊冉的事情嗎?」

聞言,原先還掙扎不已的某人遁世如消氣的氣球,氣勢一整個焉了,可憐兮兮地咕噥著,「穆大哥,你好卑鄙…」

明明就知道他還沒準備好跟家裡的人說他喜歡上一個男的,還故意這樣刺激他……難怪雲姊老是要他離穆大哥遠一點,真得是超惡劣的……TAT

「現在知道太遲了。」鬆開抓著他人衣領的手,穆少琅偏身向身側的利玖席吩咐著,「你先去找鳳希他們,我有點事。」

「行啊,不過…」利玖席笑指著柳御風,八卦味十足地道,「先說說這小傢伙是誰吧!」

除了曜軒現任學生會長外,難得有人能讓阿琅表情這麼多變,不八卦一下還真難為他的好奇心了!

「他啊,」斜睨了眼還在嘀嘀咕咕著說他壞話的少年,穆少琅再次勾起了笑痕,然此次卻夾帶了些許其他意味在裏頭,「柳雲封的弟弟。」

「哈,還以為你轉性了,結果繞來繞去,竟然是會長的家人嗎?」

嘖嘖,他怎麼不知道他們這對外人向來不是漠不關心就是心狠手辣的帝王有這麼愛屋及烏啊,等等跟鳳希他們說他們肯定以為他在說笑話!

「囉嗦,知道了就快滾。」

「知道知道,大人慢走不送啊!」

「利玖席,你是不是太久沒被爆打一頓了?」微瞇起眼,他忽然覺得自己這得力下屬的欠揍等級又上升了,但不等他出手,再聽到他那飽含威脅的話語後,某位欠揍的下屬已先一步腳底抹油逃跑了。

輕咋了下舌,穆少琅將視線移回前方,卻見原先還在嘀咕他是壞人的柳御風正嘻皮笑臉的看著自己,見他轉回頭,嘿嘿一笑,三姑六婆似地偷笑道:「唉唷~想不到穆大哥對雲姊用情這麼深內~~~~」

「…………」

「啊啊啊啊!!!!穆大哥你幹啥,你這是惱羞成怒啊!!!!!!放開我,我不要跑1600,會死人的!!!!!!!放開我放開我放開我,雲姊救命啊~~~~~~~~~~~~~~~~」

微風吹過,校園裡的樹沙沙作響,為炎熱的天氣帶來些許微風…

哎,真是一個適合運動的好天氣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