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九章 (凝/赤)


「唉..」


攤在客廳的沙發上,凝淵看著在廚房裡忙著準備餐點的人影,悠悠地嘆了口氣。


真是有夠難搞的啊..明明那天晚上就是個極度適合把人連身帶心通通接收的好日子,偏偏..



嘴上吻著懷裡的人兒,凝淵手也沒停地慢慢的上下撫摸著赤睛敏感的身軀,一邊趁著赤睛沒發現時緩緩的退下他的衣服..


〝唔..你..〞感到些微涼意的赤睛,微晃了晃頭試圖讓已有些混亂的頭腦清醒過來。


〝我怎麼了..?〞像是不讓赤睛恢復神志似的,凝淵低頭湊向懷裡人兒的耳邊舔咬著,一邊將人壓倒在床上,手則是自赤睛的胸前向下朝腹部輕撫著..


〝嗯..等..〞輕喘著氣,赤睛伸手推著在身上肆虐之人,見凝淵依然故我的在他身上到處舔弄吮吻,咬了咬唇,抬腳朝他踢了過去..〝都讓你等等..唔..〞


嘖了聲,凝淵一把抓住朝他攻擊而來的腳,在那白皙的小腿上輕咬了下,而後在聽到身下之人的驚呼聲時輕笑出聲..



〝想說什麼?〞凝淵笑問著,手仍在赤睛的身上到處挑弄逗玩著。


〝安..芬妮..〞說著,赤睛邊試著要抓住凝淵的手不讓他搗亂,不過在試了多次都抓不著後,他不悅地直接偏頭朝凝淵環在他身邊的手臂咬了下去,〝你..好煩!!〞


而被咬的人倒是完全沒有生氣,反而還低頭悶笑了起來..


〝你真的很可愛..〞說著,他低頭在他的額頭親了下,〝那份報導是假的,那女的需要一份假的訂婚報導,剛好找上我幫忙罷了。〞


〝那你剛說報導真實度依我回答而定不就是騙我的?〞微低著頭,赤睛語氣平穩地問道。


〝這個嘛..〞沒發現赤睛的不對勁,凝淵聳了聳肩,〝你要這麼說也行。〞


聞言,赤睛用力地掙開凝淵的手,翻身壓至他身上,兩人的身影頓時對調。


〝你這人..〞怒視著身下一臉戲謔的人,赤睛握拳朝他打了下去,〝你明知道我不喜歡被欺騙,你還一直對我說謊?!小翠的婚禮、那份假報導..〞


依舊噙著抹笑,完全不理那些明顯一看便是沒有瞄準目標、全都打在床上的拳頭,凝淵微坐起身,將被壓住的身子改為環抱著人。


〝放開,不准碰我!〞仍處於氣頭上的赤睛,一被抱住,愣了下後隨之又掙扎起來,〝你這次別想要我再原諒你!〞


從以前就說過他不喜歡被欺騙,但就像知道他耳朵很敏感卻仍愛鬧他的耳朵一樣,儘管知道赤睛不喜歡被騙的感覺,凝淵仍是三不五時就會騙他個一兩次..


以前就算了,小翠那事也沒關係,但他居然連自己的婚姻都拿來利用..有必要這樣嗎?!就算只是為了逼他說實話,也不必要這麼做吧?!


明明知道..對他而言,被戲弄無所謂、被欺騙也還好..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服侍的人、他的主人、他愛的人..把他自己當作道具般的利用著...


似是看出他是因為什麼而不開心,凝淵輕笑了聲,唇邊的戲謔退下,改而換之的是只有赤睛才看過的,帶著絲絲柔情的笑..


〝赤睛,〞仔細地看著他,凝淵輕聲道:〝不原諒也沒關係,我知道你不喜歡我把自己也拿來利用,但因為對象是你,我不在意。〞


〝就算事情再重來一遍,我也一樣會這麼做,因為我已經不想再等了,從好幾年前開始,我就一直..想像這樣...把你壓在身下,好好的愛著、感受你是我的...〞


語畢,他吻上赤睛因驚愕而微張著的唇,再次將人壓至床上,就在他褪下赤睛身上的所有衣物時,門,突地被”砰”地打了開來..


〝唷~魔王子,人你是拐到了沒啊~〞



玉辭心揚著抹頑皮、帶點惡作劇的笑衝了進來,而一見到她,赤睛的下秒反應便是---將壓在他身上,只餘一件褲子在身上的人,踢下了床..





可惡,那女人肯定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她,他早就把赤睛,從裡到外,好好的吃上好幾遍了,偏偏因為她,就算之後她出去了,赤睛也不給吃了,嘖,找一天他一定要好好整整那
女人,還有那個沒把老婆顧好、讓她跑來礙事的劍之初。


突然,放在桌上,屬於赤睛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眼來電之人後,他接了起來..


「什麼事?」


『咦?怎麼是你?』電話那頭的人吃驚了下,而後沉默了下後,帶點笑意的聲音再次響起..


『跟你商量一件事,你一定有興趣..』


「喔?」瞥了眼還在廚房忙碌的人,凝淵懶懶的向後靠在沙發上,「說來聽聽!」


『最近有個戒指的通告,你要不要找你家經紀人一起拍?』那人頓了下,又繼續說著:『內容由你決定,看你是要純拍片,還是有別的想法..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吧?!』


聞言,凝淵沉吟了會..


他當然知道他的意思,不就是看他要不要趁這機會順道向赤睛求婚,既可以讓赤睛驚訝,還能幫他賺一筆大錢..而且,若他希望,他還能藉此機會向所有人宣告赤睛是屬於他的..


「可以,」他答道:「不過,我還需要一個人幫忙..」


哼哼,這種好機會,不拿來整一下他們,他魔王子的名字,就讓人倒過來叫!


又說了一會,見赤睛餐點已經準備好,已經開始收拾廚房的器具時,又說了幾句後便一把
掛掉電話,將手機放回原處後便走向餐廳去了..


「你剛在跟誰說話?」一邊整理著廚房的鍋碗瓢盆,赤睛邊問著。


「攝影師。」完全無視於赤睛忙碌的身影,凝淵自他身後環抱住他,並將頭靠在他肩上,
「赤睛..我餓了。」


因被抱住而無法好好整理器具的赤睛,無奈的偏頭看了眼凝淵,「餐點在那,餓了就去
吃。」


說著,他拉了拉凝淵扣在他腰上的手,示意他放開他,讓他繼續整理。


「陪我吃飯。」他說著,不理會赤睛拉著他的手。


「可是..」照理說,他應該要先整理器具,再說,管家也不該與主人同一餐桌。


「以前就算了,你最好別到現在還給我提那什麼管家不能跟主人同一餐桌的論點,」凝淵微瞇起眼,環在赤睛腰上的手也緊了緊,「你現在可是我的戀人!」


「嗯?」掙扎中的身子停了下來,赤睛轉身,微歪了歪頭,「我哪時..變你戀人了?」不是,只說過不會放開他..?


「不然你以為我那時的話是什麼意思?」凝淵問著,背後有著些微的黑氣浮現..


這小子,最好不要把他那時說的話誤解成他要他一輩子服侍他..


無奈,老天沒有聽見凝淵內心的想法,只見,赤睛回答道:


「呃..一輩子,服侍你..之類的」他小聲地說著,見凝淵一瞬間變黑的臉色,想逃卻又被緊
抓著,只能縮了縮頭,問著:「不..是嗎?」


見他這無辜的樣子,凝淵深嘆了口氣..


怎麼他明明就是最了解他的人,卻還真的是誤解成這個樣子..他真的服了他了。


無奈的看著正努力把自己縮起來好逃離他的懷抱的赤睛,凝淵搖了搖頭,輕抬起赤睛的
臉,讓他看著自己。


「那是要你成為我的人,當我的戀人,一輩子陪著我,不准離開我的意思,這樣說,明白了嗎?」


「明白了..」赤睛紅著臉答道,而後伸手想把凝淵扣住他臉的手抓下,「放開..」


該死..看他笑得這麼開心,他的臉肯定紅爆了。


「不!」他笑著,而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低頭靠向赤睛的頸邊,「赤睛,記得當初承認
你為我的管家,並向你下命令時,我以什麼當作契約訂立嗎?」


「咬痕..」不懂他問這的意思,赤睛仍是回答著,一邊在心裡咕噥著..


那次真的是有夠痛的..記得最後好像又打起來了!


「那次痛吧?」他問著,見赤睛點了下頭,忍不住笑了出來,「那時是為了讓你謹記在心,至於這次嘛..」


「不想讓你忘記,但也捨不得讓你痛,只能這樣做了..」


語落,他輕舔了下赤睛白皙的頸項,而後吮咬出了個吻痕..


「就用這個當代表吧!」看著赤睛比剛才更紅的臉頰,凝淵又笑了下,而後勾起一抹邪肆的
笑,輕聲道:


「可別忘了,你現在,是我的戀人..敢忘記,就做好..失身的準備吧,我親愛的赤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