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2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八章 (凝/赤)


今天,是火宅佛獄企業老闆的大千金與殺戮碎島總裁結婚的日子,根據雙方家長與婚禮主角的想法,不想造成台下宴客們顧著吃自己面前的食物,而與台上呈現兩種反應,是以決定讓此婚禮如宴會般,主角與客人們可以一邊聊天一邊吃食物。 

而在此服務生來來回回遞送著雞尾酒,賓主皆歡、談笑風生的場合下,陽台上有卻有個西裝筆挺、背影甚是迷人之人獨自喝著酒、望著月,一副遺世獨立的樣子.... 

「唉...」 

突地,一聲輕嘆自那人口中發出,只見那人將手上的酒放在陽台扶手上,往後靠在身後的柱子上。 

赤睛啊赤睛,你究竟對我是抱持著甚麼想法?那根本不是看上他的舉動嘛~而且,主人明明是他,赤睛是管家,怎麼總覺得反了呢?! 

一想到那天早上的情景,以及之後在老家照顧他的情況,他就很無奈,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突然,陽台的門被人打了開來,一到人影慢條斯理的走了進來.. 

「我說你這傢伙,在我的婚禮上唉聲嘆氣個甚麼勁啊你?」 

輕瞥了眼來人,凝淵笑道:「唷,這不是等了好幾年、歷盡千辛萬苦、跋山涉水、上刀山下油鍋,甚至還差點上演先上車後補票戲碼,最後終於娶到美嬌娘的殺戮碎島最有錢有權且還曾經被評比為黃金單身漢的戢武王嗎~~~」 

「...你一口氣講那麼多不累嗎?」 

完全沒有被那一長串調侃的話影響到,身為本日主角的戢武王冷靜地回問道。 

哼,認識他也不是一兩天了,如果還不能習慣他的行為舉止那這幾年的朋友不就都白當了?! 

他默默在心中冷哼著,外表仍是無動於衷。 

也沒對他的話反駁甚麼,凝淵只是聳聳肩,轉頭繼續看著天空發呆,陽台上頓時呈現一片寂靜.. 

突然,陽台的門又被打了開,不過這次比較像是被撞開的.. 

只見來人穿著一身粉色旗袍,在打開門的那瞬間,清脆的嗓音跟著響起:「戢武,有問出甚麼嗎?」 

「......」 

裡頭的兩人,一個無奈、一個無言的看著女子,而後靠在牆上的那人開口道: 

「我說...兄弟一場,想退貨還來得及。」 

站著的人看著女子那張因被激怒而顯得微紅的俏臉,輕笑著回答道:「不了,我想當個有信用的好買家。」 

「這商品有點瑕疵啊~」 

「太過完美反而令人害怕!」 

見兩人完全只顧著調侃她,被激的俏臉微紅的寒煙翠瞪了他們倆一眼,而後抗議:「閉嘴。」 

哈了聲,凝淵偏過頭,戲謔道:「惱羞了嗎,小妹?」 

哎,能欺負妹妹的機會不多了,不把握怎麼行? 

「你吵死了,誰跟你在惱羞!說,你一個人在這唉嘆個甚麼勁?」寒煙翠問著,表情大有你不說,老娘就斃了你的感覺。 

「怎麼一個兩個都在問這句話,」凝淵站直身子,微伸了個懶腰,「只不過是再等個答案而已。」 

疑惑地看著他,兩位主角互覷了眼,問道:「什麼意思?」 

「這個嘛..」懶懶的瞥了他們一眼,而後看向兩人身後的門,「你覺得呢,赤睛?」 

語落,身後的門再次被打了開來,來人靜靜的走了進來,看向正揚著奇異笑容看著他的男子.. 


                                          * *  分  *  隔  *  線  * * 


直接跟寒煙翠要個房間,凝淵領著從頭到尾都不說話的赤睛靜靜的往樓上給賓客休息的房間走去。 

一進入房間,凝淵便逕自坐到沙發上,看著站在門前,仍然不說話的赤睛.. 

「赤睛,想好了嗎?」凝淵開口道:「前幾天我就跟你說清楚了,這次,是最後一次機會了喔!」 

如果他仍是不把話說清楚,那麼,他就真的要放手了。 

抿了抿唇,赤睛慢慢的移動腳步,走向凝淵,而後站定他身前.. 

「在這之前,先告訴我關於那篇你要訂婚的報導是怎麼一回事?」 

微挑起眉,凝淵輕笑了聲,「那就要看你今天的表現了,真實度,由你決定!」 

雖沒正面回應,但這句話卻很明確的回答了赤睛的疑問--如果赤睛今天仍然不說出凝淵想知道的事情,無論那篇報導是真是假,他都會讓它變成真的.. 

咬咬牙,赤睛微偏過頭,看著一旁落地窗外的景色,慢慢地開口說道:「八年前,我無意間發現自己對你的感覺跟對其他人不一樣,雖然知道那感覺大概是代表甚麼,但因不確定,加上你看起來也只是把我當個管家,跟對待其他的傭人一樣,雖然你曾經說過不論發生甚麼事、或是有什麼奇怪的感覺都要跟你講,但我卻說不出來..」他頓了頓,依舊沒回頭,只是再接著道:「七年前的某天,我端著你說想要吃的食物到你房裡要找你,卻發現你房門沒關好,而裡頭則傳出女人的嬌吟聲..」 

像是想起了甚麼討厭的回憶,赤睛微蹙了下眉,而後深吸了口氣又接下去.. 

「那時我原本沒什麼感覺,畢竟那也不是第一次看到那情景了,只是在我推門要進去的時候,卻聽到夾雜在呻吟聲內的話語..」 

『啊...魔....愛你,好愛你啊…』 

『是嘛..愛上我..可是很痛苦的喔~』 

『唔嗯..沒關..係..只要..你也愛我..就好啊啊~~~』 

『哈..那妳,就繼續愛下去吧....』 


「之後,那個女人無緣無故的就死了,報導上是說因為受不了刺激,不過之後,當我在網上查資訊時,無意間進到那女人的部落格,並且得知她尋死的原因..」 

默默的,他轉回了頭看著仍淵覽靠在沙發上,笑看著他的凝淵,「你在那次做愛完以後,在跟她說了句話以後便捨棄了她,並且要我以後別再讓他進來屋裡..那個女人是屬於愛上了就是愛上了,一生只會認定那一個人,你在做愛期間給了她希望,卻又在結束以後一把將她推入懸崖..」 

「凝淵,你告訴我,不想被你捨棄的人,要怎麼說出會被你捨棄的話?」他扯出一抹漂亮、但卻讓人趕到心痛的笑,「因為你不會愛上任何人,所以愛上你的人都會被你捨棄,那我愛上你了,你要我說我也說了,現在,你也要捨棄我嗎...?」 

再他說了讓那女人繼續愛下去的話後,他的心很痛,因為她以為凝淵對那女人也是同樣的感情,但在看到部落格上的文以後,他很慶幸,慶幸凝淵其實沒看上她;但同時也感到悲哀,因為在接下來的日子裡,他必須隱藏好喜歡上他的心思不能被發現,因為他不想被捨棄.. 

如今,卻因為凝淵的逼迫,他把話說出來了,比之前更糟的是,如果他還只是處在喜歡的階段,那凝淵說不定不會說什麼,偏偏在不知不覺間,喜歡居然變成了愛...哈,有夠慘,明知道一說出來下場一定很慘,偏偏還被逼著要說出來..只因他一看到凝淵與其他女人訂婚的報導,就拼著一口氣,想說早走晚走都要走,不如說出來讓凝淵拒絕、順道讓自己斷了這個情感.. 

但是在說完話以後,他又反悔了..如果他不說出來,就算之後凝淵結婚了,至少他還能待在他身邊..雖然可能過不了多久他就會辭職走人,但至少不是像現在這樣,可能等等就被趕走了... 

突然,一股強力將赤睛往下拉,還處在思緒裡的赤睛一時不備,就這樣被扯入了底下某人的懷裡.. 

「你..」赤睛愣愣的抬頭看向凝淵,卻發現他正一臉挫敗的看著自己..「為什..麼?」 

不是應該立刻把他推出去嗎,怎麼卻是..把他...抱入懷裡? 

「想不到我居然會敗在女人手上..」凝淵咕噥著,而後手一翻,讓赤睛跨坐在他懷裡與他面對面,「所以你是因為我說過誰愛上我,我就捨棄他,才死都不肯講?」 

見赤睛點頭,凝淵有股把那女人從墳墓裡拖出來鞭屍的衝動.. 

他會被這呆子氣死..就算他真的說過會捨棄愛上他的人,也不代表他絕不會愛上任何人吧?!而且他對他的態度跟對其他人根本完全不一樣啊!! 

而且他都說過要他不准離開他了,他是再擔心個甚麼勁?! 

嘖,既然他這麼遲鈍,那他就給他個簡單又明瞭的命令好了! 

「給我仔細聽好,」伸手讓赤睛看著他,凝淵慢慢的、不容他拒絕的,再次下了命令:「從現在起,你不只不能擅自離開我,還要一輩子愛著我,就算你死了或是我亡了,下輩子也只能跟著我。」 

「聽好了,對你,我是永遠不會放手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