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寫文,是因為喜愛,也為了抒發

只要熱情不滅,就要一直寫寫寫!!

期望能在這遇到更多的人喔~^^

話說這裡不常來,大家想看文也可以來這裡喔....

http://www.popo.tw/books/594983
  • 338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第二章》大哥小弟v.s姊姊(?


雖然不知為何自家從小就因身體不好而被送至國外治療的弟弟會突然回來,但一想到他人此刻就在樓下,柳雲封便控制不了滿心的歡喜,然而,在她興奮的跑到樓下打算與自家弟弟來個久違的擁抱時,卻看到一抹熟悉,卻又陌生的身影正坐在沙發上閒適地喝著咖啡。

那人有著一頭隱隱露著冷光的深藍短髮,沉穩優雅的身形卻又帶了點孤傲,儘管只是隨意的坐姿,卻也隱約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息。

瞪著不該出現在自己家中的人,柳雲封先是深吸了口氣,而後,跨出帶了點殺氣的腳步,走向坐在沙發上的男子。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早在人影出現在樓梯前便已注意到她的穆少琅,抬頭覷了她一眼後,輕啜了口咖啡,慵懶道:「問妳弟去,我只是應邀留下。」

像是約好似的,在他說出這句話的下一秒,一抹身形清瘦的影子自廚房的方向顯現,而後,一名戴著粗框眼鏡、頂著頭蓬鬆金褐短髮、年約14的俊秀少年端著兩杯正散發著熱氣的飲品慢悠悠地朝客廳走了過來。

「姐,好久不見。」將手中的杯子隨意放至桌上,柳御風笑著張手給一見到他便呆愣住的親人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回來了。」
 
**
 
雨聲淅瀝淅瀝,窗外的天空烏黑一片,而在窗內,某個人的內心也是糾結萬分。

不久前終於控制好因見到仇人而激盪不已情緒的柳雲封,在經過自家親弟弟的一番解釋過後,才知道事情發生的原委。

「簡單來說,就是你拿到醫生的許可,回到台灣的機場後遇上大雨,又剛好遇上剛送穆阿姨上飛機的這傢伙,所以就搭他的順風車回家,沒錯吧?」見柳御風點頭,雙手環胸,宛若女王般的柳雲封微瞇起眼,語氣不善地再問,「為何不通知我去接你?」

誰的車子不搭,偏偏去搭這災星的順風車,明知道她一見到這個仇人便會滿肚子氣還搭她的車,甚至將人接待進家裡,這小鬼是以為久不見,她會捨不得下手懲罰他嗎?!

眼見柳雲封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原先清麗的面貌也逐漸詭異起來,柳御風忙不送地站起來湊向她,對著自家姊姊的肩膀便是東捏西揉地討饒著,「我只是不想你在這大風大雨的日子還要出門,再說搭穆哥的車也不是一兩次了,雲姐你就別生氣了吧?」

「哼!」

而一旁從頭到尾都在旁觀看戲的男子,在觀察過女子臉上多變的神色後,微挑起眉,眼底閃過一抹笑意。

一口飲盡杯裡剩餘的茶液,他起身離開沙發,居高臨下地看著再次全身防備盡出的女子,薄唇微啟,隱帶嘲諷的句子隨之落下,「久未見,妳還是跟過去一樣愛計較些有的沒的。」

不得不說,儘管這兩人的仇只是單方面仇視,另一方僅是因為有趣才跟著攪和,但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這句話還是相當有可信度的。

「你個混蛋,還不是因為你無緣無故出現在我家!」EQ總是會在碰上穆少琅而自動下降好幾百分比的柳雲封惡狠狠地怒視著眼前的人,咬牙切齒的聲音有種想將那纖細脖子一口咬下的慾望,「既然茶都喝完了還不快點滾出我家!!」

而在一旁觀看全局的柳御風先是看看左邊雖然嘴邊說著嘲諷十足的話語,眼底卻映滿興味的穆少琅,而後又觀察著自家EQ或許已經降至臨界值、恍若炸毛貓咪般的姊姊,忍不住低嘆了聲。

「明明老說著懶得生氣,怎麼卻老是被穆哥的一句話給惹得跳腳呢?」他咕噥著,「話又說回來,這兩人究竟是結了什麼樑子啊,怎麼有辦法每次一見面講不到幾句話就互相嘲諷仇視起來?」

不知是何原因,雖然小時候唯一一次跟著家人出訪家人的友人家裡時,得到了一個不甚美好的回憶,甚至還遇上了名討人厭的男孩,但是柳雲封卻沒有跟家中任何一人提起當時的事,而另一位當事人的穆少琅也沒把那初次見面便把人惹得跳腳的事情放在心上,僅是覺得遇上了一名很有趣的小孩,因此兩家人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家孩子的不對勁。

然而,當兩家人越漸頻繁的相處後,他們發現了一件詭異至極的事情──

本該是活潑有朝氣,可愛得讓身邊的人總是忍不住乖乖奉上糖果、呵護的柳雲封小妹妹,在碰上某個姓穆名少琅的男孩時,行為總是會變得幼稚且令人惹不住發笑。

而個性從小便是疏冷有禮的穆少琅小朋友,在遇上某個小他三歲的小女孩時,也會一反常態,變得比較像個小孩子般的愛鬧,個性也明顯更添開朗。

然而,無論兩家人再怎麼旁敲側擊,這兩位明明是小小冤家的小孩卻難得有志一同地死活不肯說出兩人結怨的過程,至今仍舊另兩方家長好奇不已,只能私下將什麼都不知道的柳御風推出去探探消息,而後再自行推敲事情的發展。

雖然說,推敲到後來兩家人依舊毫無頭緒,最後只好在一旁乾瞪眼,等著兩個冤家哪天想到自行招認了。

只不過,比起雙方家長,柳御風手中掌握的消息還是多出了他們一點,因為他從小就相當仰慕穆少琅,閒著無事便喜歡跑去找他,也因此知曉了一件就連自家姐姐也不知道的、關於穆少琅的一點小秘密。

看著眼前自家姊姊背後黑氣越顯深濃、自己崇拜之人眼底越見歡愉的神色,早已默默退至暴風圈外的柳御風抓抓頭,無奈地思考起,等等在自家大姐理智崩壞的情況下,他該如何完成不久前因搭順風車而被順勢託付的任務?

唉,穆哥,你這次可真是給了我一個麻煩任務啊!
 
**
 
好不容易將某人送離家門的柳雲封深吸了口氣,漫步走入廚房,靠在牆邊看著裏頭忙碌的不亦樂乎的親弟弟,不久前的惱怒盡速消失得毫無蹤影,只餘淡淡的對自己方才的行為表現的無奈感。

唉…她這一見到某人就爆炸的個性究竟什麼時候才會有所改善啊?

「雲姊,怎麼了嗎?」端著最後一道菜,柳御風疑惑地看著恍神中的柳雲封,「想什麼想得這麼專心?」

「啊?喔…沒、沒什麼。」她怎麼可能告訴他,她只是在想自己怎麼老是在穆少琅面前失控?!慌亂地收回心神,她好奇地看著他手上色香味俱全的食物,「都煮好了嗎?」

「當然。」笑著將人拉至座位上坐好,柳御風笑嘻嘻地將盛好的飯放置她的面前,「這可是我自己研發出的菜色呢!」

「得了吧你,若不是美國那邊的食物你吃不習慣,你哪會這麼勤奮?」

「哈~~」也不否認,柳御風笑著在兩人的碗裡各夾了點菜後,突然問道:「對了,雲姐,聽說妳跑去玩了款新的online遊戲了?」

「嘛,小涼死拖活拉著,一天照三餐外加消夜下午茶的在我耳邊不斷吵鬧著要我陪她玩玩,若不答應我可就沒安靜的日子過了。」完全沒意識到剛回國的弟弟是從哪聽來的消息,夾菜的手微一停頓,她歪歪頭,看著他,問道:「怎麼,你有興趣?」

「是有一點,剛回國一時也沒什麼事情可做。」學業什麼的,他也早已跳級學得差不多了,這一次他可是跟遊戲的公會請了幾天的假,正好拿來陪陪他這精明迷糊各占半的姊姊,「雲姊要帶我嗎?」

「行啊,剛跟父親通電話時,他也說要你先在家裡休息幾天再開始看要做什麼。」早已習慣自家天才弟弟跳級上課的事情,她聳聳肩,站起身、揉了揉弟弟的髮,將碗筷洗一洗後就往樓梯走去了,「我先去梳洗一下,晚點再帶你玩狂舞之巔。」

「……好。」

表情怪異地看著上樓的窈窕身影,柳御風眨眨眼,嘴角緩緩拉起一抹有趣的笑。

「這可好玩了……」輕聲低喃著,他默默地從口袋中抽出手機,編輯簡訊,腦中的思緒也不斷轉動著,「想不到雲姊也有在玩狂舞,這對災星還真有默契啊…」

話說,既然穆哥讓我來查探雲姊是不是有玩狂舞之巔,那應該就代表他已經知道雲姊在遊戲的角色了吧?

「不過…」按鍵的手指微停,他歪頭思考了下,「在遊戲裡的時候,也沒有見到穆哥跟誰比較有往來啊,到底是怎麼突然發現姊姊的身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