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當黑夜降臨,

落下的,

是似雨滴的淚珠,

是直達天聽的語言,

亦或悲傷天使掉落的羽翼.....?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四十章--輸了,可就不只這樣了

 
 
最近的狂舞流竄著一則很有趣的八卦,狂舞的美麗女神─卯月,只要遇上既是敵人也是朋友的死對頭大神─逍浪,就會一秒從開朗無比的女神變成如羅剎般的鬼神……兇猛無比。
 
【風雲閣★默默吾文】:嗯,又開始了呢!
 
看著在房主手下不斷變動的樂曲,默默吾文默默地在當前頻道打上一串話,一點也不介意會被房主看到。
 
【風雲閣★風火雷電閃閃閃】:欸,你們那位大神到底對我們會長做了什麼事啊……最近一遇上就是強悍無差別攻擊,很恐怖欸Orz

【瘋情萬種★GPS】:誰知道啊,就算問了大神也只是呵呵呵的帶過而已啊=v=

【瘋情萬種★雨啦】:聽說好像跟那天大神聊天聊到一半就掛了一整晚的網有關0.0

【風雲閣★風火雷電閃閃閃】:哪天哪天??

【瘋情萬種★笑柒】:聽誰說的,我怎沒聽說???

【瘋情萬種★GPS】:就是,我最近可也是天天上線,怎沒聽人提起過@@?

【瘋情萬種★雨啦】:就昨天啊,跟小愁小兔她們聊天的時候知道的,她們也是從狼諦大神那裏知道的呢!

【風雲閣★默默吾文】:那有問到詳情嗎?

【瘋情萬種★雨啦】:嘿嘿嘿~~好像是因為卯月女神的關係喔~

【瘋情萬種★雨啦】:聽說那天女神在逍浪家裡呢~~(≧▽≦)/

【眾人】:喔喔喔!!!!☉◇☉!!!

然而,眾人還來不及更進一步的了解詳情,作為當事人的兩人已先一步地阻止他們的好奇心了。

【瘋情萬種★逍浪】:你們知道的太多了。

【風雲閣★卯月】:親愛的夥伴們,有空說八卦不如好好跳舞吧^^

於是,早已按妥準備鍵的眾人在這一片寂靜中,連點選旁觀按鍵的機會都沒有的,就這樣被人拉入鬥舞大會中了。

而在畫面轉變的那一瞬,在所有人眼中一閃而逝的舞曲選擇處,顯示的赫然是──
 
LV.1~LV.30隨機舞曲
 
**
 
對於剛進入跳舞遊戲的新手來說,總是習慣性地會從級別較低的樂曲開始玩起,直到習慣了以後才會開始挑戰高級樂曲;然而對暢遊各個跳舞遊戲的老手們或是極富天分的高手們而言,舞曲就是要越快越難才好玩。

多數的人都認為高手是沒有弱點、高不可攀的,卻不知道萬物的一切終會歸於原點,看似強大的高手們,在不斷找尋刺激的過程中,獲得的除了愉悅的心情與能力增強外,還有就是令人不敢置信的詭異弱點。

曾經有過那麼一次,一群高手聚在一個舞房裡鬥舞,就在將所有的高等樂曲玩過一輪後,他們決定將過去練手的低等舞曲也拿出來分享、回憶,卻在開始不過兩輪後就讓一夥人呵欠連連,直奔周公而去,甚至還有玩著玩著就直接在電腦桌前睡著的人在。
 
而現在,狂舞之巔自由區的某間舞廳中,一群極富盛名的跳舞高手們正狼狽的體驗著這種生不如死的人生──
 
【瘋情萬種★雨啦】:我受不了啦(╯ˋ口ˊ)╯┴┴

【風雲閣★默默吾文】:喔…難得這次是雨啦先受不了呢~

【風雲閣★風火雷電閃閃閃】:我也受不了了Orz請讓我旁觀讓我旁觀讓我旁觀吧!!!!

【風雲閣★風火雷電閃閃閃】:這是小弟畢生的請求了╥﹏╥

【瘋情萬種★GPS】:………

【風雲閣★默默吾文】:哎呀小子,你該不會是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吧?

【瘋情萬種★GPS】:@#$%!@$%^&!%$%^!

【風雲閣★大人給虧不?】:定位小弟喪失反擊能力,確定(敲桌

【瘋情萬種★笑柒】:如果不是剛剛趁著畫面更動時灌了杯我妹特製黑咖啡,我可能也倒了……(遠目

【瘋情萬種★逍浪】:挺敢的啊,都晚上8點多了還敢喝黑咖啡。

【瘋情萬種★雨啦】:大神…大神…求你快去制止卯月女神吧TAT小的快要撐不下去了啊!!!!!
 
「呵……妳快把我們會的小妹妹搞瘋了呢,卯月女神~」輕笑了聲,穆少琅說著,卻在說完的下一秒立即獲得一顆夾帶強悍衝擊力的抱枕襲擊。

「吵死了,都說不准叫我那個暱稱了。」

「害羞嗎?」

「才不是!!」

「那是……」

「閉嘴啦!!」一手按著畫面中還在不斷落下的按鍵,另一手直接往坐在身邊的人拍去,「要在這就給我安靜點。」

「這可是我的房間。」按下搗亂中的手,也不管兩人都還在鬥舞,他探出手猛地將人拉入懷裡,「鳩占鵲巢可是很不好的習慣。」

「啊、喂!」她還在遊戲中啊!!!

【瘋情萬種★雨啦】:啊勒,大神停下了欸0.0

【風雲閣★風火雷電閃閃閃】:啊,會長也停了@@

【風雲閣★默默吾文】:喔喔~難不成還真有姦情?

【瘋情萬種★惜風語】:話說我姐從前幾天借住在別人家後到現在都還沒回來欸~~~~ (‾▽‾)

【眾人】:快把你知道的都說出來!!!!!
 
「啊,小風那混蛋又想亂爆料了!!」看到這,被人強制禁錮在懷裡的柳雲封立刻掙扎著要回到電腦前,「你快放開我!!」

臭小風,明明警告過他不准在網路上亂亂說了,怎麼現在又想開始爆八卦了?!真是氣死人了(ˋ口ˊ)/

「他有分寸的。」沒分寸可就不只一個慘字了。

眼見頻道中爆料大會已經歡樂的開始了,柳雲封也只能認命地揉揉額頭,「真是夠了……」

她頭好痛啊Orz

「你打算什麼時候放我回去?」懶得再管電腦裡的事,她問,「這都第三天了,你是打算綁架嗎?」

「快暑假了,學生會也沒什麼事,當度假就行了。」

那時選聯誼也是故意選在期末考結束後,免得有學生無法參加──就算是學生會帝王組舉辦的活動,也是要搭配學校行程而定的。

「哪裡沒有事啊……」學生放假學生會可沒有啊,那天她可是趁著休息時間直接從學生會室跑出來,這幾天請小飄幫忙送緊急公文過來可沒被人少唸過!!「就你最閒了,明明是帝王的說。」

對此,穆少琅只是微勾了下唇,並沒有反駁。

「對了,你可還沒跟我說你的身分到底怎麼一回事。」那天顧著追打他一討被瞞騙許久的份,為何玩狂舞、知道她的身分等問題的答案她可都還沒問出來呢。

不過一看到逍浪的名字出現就不爽倒是控制不了就是了──長年讓自己勞心勞力的競爭者竟然是現實裡老愛整著自己玩的竹馬,這讓她不翻個桌發個火怎麼成啊=v=

「也沒什麼特別原因……」見頻道中一群人在喊著房主,穆少琅鬆開環在柳雲封腰上的手,傾身在鍵盤上隨意打上幾個字後,將柳雲封的房主身分扔給屋內其他人,就操控著兩人的角色坐到角落邊的旁觀沙發椅上了。
 
正好滿足一夥人最初的要求──將他們從水深火熱中解脫出來╮(‾▽‾)╭
 
「帝王組底下的學生多數喜愛玩線上遊戲,為了各方面掌管,帝王組幾乎涉獵了各個遊戲世界,除了online以外就連一般的平版遊戲也有。」眼見懷裡人快要等不下去,他拍拍她的肩,開始解釋道:「那陣子帝王組沒什麼事,席他們看我太閒就丟了剛出的狂舞讓我負責那一塊。」

「………」為什麼學生會一堆事情忙不完,帝王組卻可以把玩遊戲視作工作的一部分,真不公平=v=

「不用感到不平衡。」一眼就看穿她在抑鬱什麼的穆少琅說,「說是玩也不是普通的玩,我們除了要練等還要創建公會,更別說讓那群好動份子們進入公會聽取命令了,總的來說一點也不輕鬆。」

就拿狂舞來說,最初要讓那群沉浸在網遊世界裡的人乖乖聽話他可是一個一個單挑過去,直挑到人心甘情願認輸聽話加入公會。

「那你又是怎麼發現我就是卯月的?」總不會是靠角色資訊上寥寥無幾的訊息吧?!

「………」

「還有!」忽然發現剛剛他說的話有點奇怪,柳雲封轉過身改面對著他,眉眼間盡是困惑,「你說你是負責狂舞的,還要創建公會,但是瘋情萬種怎麼看都不像是你創辦的啊!」

光是那詭異的公會名就不像了,何況裡頭的成員雖然各個是高手,但總數根本連十位數都沒有啊。

「雨啦她們在找我們兩個了。」

「別想轉移話題。」將轉開的臉重新轉回面對自己,柳雲封微瞇起眼,「還有,你怎麼發現我是卯月的?」

在遊戲上她可是很小心的。

「商業機密。」

「機密個大頭啦!!」敢情他剛剛說的那些就不是嗎?!哪所學校會這樣掌控學生私底下的興趣的啊!?又不是白色恐怖或是戒嚴!!

「快回答。」扯著穆少琅的衣領,柳雲封惡狠狠地道:「不然打爆你喔!」

「………」這呆子的膽量真的是越來越高了啊,都敢騎到他身上來了。

「妳想怎麼打爆我?」將領子上的手拉下,稍稍整理了下凌亂的衣服,穆少琅挑起眉問道:「再說打爆我,妳捨得?」

「有什麼好捨不得的,沒了你難道我不能找別人嗎…喂!!」

「居然敢說要找別人…」冷笑了聲,他猛地翻身,改將人壓在身下,「看來不給妳顏色瞧瞧,妳真要爬到我頭上了啊!」

語畢,他低頭啃咬上柳雲封白皙的脖子,麻癢中帶著點疼痛的奇異感覺引得柳雲封忍不住倒抽了口氣。

「痛……啊!!」

「知道痛就好。」在新種的草莓旁又狠狠烙下個咬痕的穆少琅拍拍眼眶隱隱泛著眼淚,正瞪著他一邊揉著剛被咬的地方的柳雲封,呵呵一笑,「這樣吧,我們談個交易。」

「…什麼交易?」可惡,這傢伙的牙齒也太硬了,痛死人了…

「巔峰戰役就要開始了,我想妳肯定有去報名。」

「那又怎樣?」

「我們來PK吧。」把玩著相較自己更為柔軟的金色髮絲,穆少琅說:「如果妳贏了,我就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訴妳。」

「真的?」

「我可從沒騙過妳。」看著她那眼睛一亮的可愛模樣,穆少琅微勾起唇,話鋒一轉,眼底隱隱泛起一抹詭譎之色,「但若妳輸了──」

「怎樣?」完全沒注意到身上人的詭異神色,柳雲封隨口問著,心底已開始為自己寫下一個又一個的訓練計劃了。
 
「輸了,可就不只是現在這樣了。」
 
到時,他會把自己從過去到現在忍下的一切想望,通通從她身上一一索討回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