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當黑夜降臨,

落下的,

是似雨滴的淚珠,

是直達天聽的語言,

亦或悲傷天使掉落的羽翼.....?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九章--妳跑不掉的


嘿嘿,我又來啦,話說前幾天被家人拉去做了點小手術,今天才終於能用電腦,趕緊來放上新文~~
 
話說狂舞的預購就到20號了,這次可沒有延期的可能了,喜歡的人動作要快喔,有問題的話可以在底下的聊天區(?)提問^^

-----------------------

穆家大宅前,一名女子來來回回走動了好幾次,卻仍是下不了決心按下電鈴。

從昨天與穆少琅有過進一步的接觸開始,柳雲封便一直魂不守舍的,時常事情做著做著心思就朝遙遠天邊飛去了,身邊的人叫都叫不回來。

而在幾個小時前終於回過神的她,在面臨柳飄晴雨留涼兩人的連番轟炸質問沒多久後,就被一通來自理事長的廣播給叫走了。

而後,從沐希辭那得知穆少琅病情加重的消息後,顧不上那時還是上課時間,假也沒請的她就直接跑去穆家宅邸了。

 
「唔……怎麼辦………」
雖然本就是幫沐姨照顧兒子來的,但…但她還沒想好要怎麼面對那男的啊!!!!(糾結
 
『喀!』
 
忽地,穆家宅子的大門被人由內往外打開,在柳雲封驚訝的目光下,那人頂著半頭白髮,笑容和藹地道:「許久不見了,雲封小姐,外頭好像要下雨了呢,請先進來吧?」

「啊……」放下摀在臉上的手,看著來人,柳雲封揚起笑容道:「管家伯伯,真是好久不見了!」

最近一次好像也是幾年前了,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遇上真是奇妙吶!

「先進來吧,雖然夫人有提到您可能會來,倒是沒說會這麼快呢!」笑著將人迎進客廳坐下,管家提起桌上的茶壺倒了杯熱騰騰的紅茶給她,「雲封小姐是來看少爺的嗎?」

「唔……」默默抬起手上的茶杯擋住自己不自在的臉,柳雲封低聲問:「他還好吧?」

「嗯……應該還算沒事吧?」

……為什麼是不確定的語氣QAQ?!

摸著下巴,管家呵呵笑道:「雖說燒到39度,但依少爺今天早上還能堅持要出門這點來看的話…………嗯?」

再次注目,管家發現原先還在身旁的人已不見蹤影了。

「哎呀…少爺與小姐的感情果然很好呢~」
 
【樓上】
 
在敲了幾次門都沒人來開門或應聲後,心急的柳雲封終於忍不住直接開門進了屋裡。

「穆少琅!」

心急的話語脫口而出,然而屋內卻依舊毫無人聲,僅有隱隱從床上傳來的呼吸聲暗示著房內另有他人。

輕悄悄地走至床前,看著被窩中難得沉靜柔和的俊臉,柳雲封的心跳不免又加快了起來。

我、我在臉紅個什麼勁啊?!手捧著臉,柳雲封的內心正呈現詭異的孟克吶喊狀。

「好…像還好的樣子……」看來是她太緊張了…明明管家伯伯也說無大礙的說。

確認床上的人並沒有特別危急的狀況後,她鬆了口氣收回手,環視了下四周,「是說…這好像是第二次來他房間呢。」

第一次來的時候,因為在發燒,頭昏眼花的也記不太清楚,之後也沒有想過要來就是了,沒想到第二次居然同樣是發燒狀況……

「雖然說,這次的主角換人了就是。」咕噥了句,戳了戳穆少琅的額頭,她直起身,「回去吧。」

反正人沒事,也不用擔心沒人照顧──想著,她轉身朝門的方向走去,卻在剛踏出一步的時候,被從身後傳來的勁道給阻止了步伐,「咦?!」

「還真狠心啊…」低啞的男性嗓音響起,隨後一股重量壓上柳雲封的肩頭,「當時我可還幫妳做了餐點,還餵妳吃藥呢…」

「你………」臥槽,這混蛋哪時醒來的啊?!

「何況當時我們可還是仇人……」

「那是………」

「沒想到現在作為男女朋友居然是……」

「才、才不是!!」不待他說完,柳雲封猛地大聲喊停。

「不是?」瞇起眼,穆少琅將人轉過來面對自己,「不是什麼?」

「不是男女朋友啊!」伸手抵擋著越來越靠近的俊臉,柳雲封語速極快的說著,「那時候明明說好如果我、我…那樣……你就要告訴我你遊戲的ID是什麼,但、但那樣之後,你根本沒有回答就昏過去了。」

「再說……」咬咬牙,原先還高昂的聲音漸漸轉弱,「我才不要跟你交往勒……」

雖然她是喜歡他沒錯,也不希望他跟其他人在一起,但、但……還沒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被耍得團團轉了,更別說這混蛋還老愛瞞著自己一堆事情,如果真在一起,那她不就更慘了嗎?!

她才不要做個夫管嚴呢!!!

「也不知道那天是誰死命跑著讓我追才讓我最後體力不支的?」好好一個氣氛,她以為他想昏過去嗎?!輕敲了下懷裡陷入糾結狀態的某人的頭,穆少琅冷哼了聲,「何況妳以為妳還跑得掉?」

「……什麼意思?」

「那個摩天輪的任務,我媽可是知道的。」他敢肯定,早在完成的那一瞬間,他那母親肯定立刻就通知這呆子的家人了,哪可能放過這麼棒的機會?

「那……」只是個任務啊………

「呆子,妳以為我會為了個任務就隨便親人嗎?!」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麼穆少琅扯了下嘴角,抱緊懷裡的人兒重新倒入被窩中,找了個舒適的姿勢後便非常自動的將人當作抱枕準備再睡一覺了,「妳跑不掉的。」

「什…、欸,你放開我啦!」說著說著就自顧自地睡覺是怎麼一回事啊?!未免也太我行我素了吧!!

「乖點……再吵就堵住妳的嘴了。」低喃著,他摟緊了懷裡的人,確定懷裡人安靜以後,沒一會兒就又睡著了,速度快得柳雲封都來不及反應。

「啊……」說倒就倒,果然還在發燒嗎……沒再說些要人放開她的話,柳雲封只是沉默地從禁錮中探出手來拿取被扔在一旁的冰涼毛巾,重新蓋在穆少琅的額頭上。

傻傻地看著眼前的睡臉,抿抿唇,她緩緩地將手環上那人的腰上。
 
──睡一下好了……
 
**
 
「雲封小姐…雲封小姐……」

「唔……」

「雲封小姐…雲封小姐…………」

「唔嗯……」微皺起眉,柳雲封翻了個身,將自己埋入身邊暖和的熱源中,「吵……」

「呵…………」帶著淡淡寵溺的笑聲隱隱響起,熟悉的嗓音讓柳雲封的思緒稍微自夢中清醒,卻在強逼自己睜眼的同時,被一道暗影給阻擋了。

隨之而來的,是額上隱約傳來的溫軟觸感與含著笑意的男性嗓音,「再睡一下吧………」

「嗯…………」
 

看著重陷夢中的嬌俏臉蛋,先一步醒來的穆少琅微勾起笑,低聲說道:「到底誰才是需要休息的人啊……」

「少爺。」

「讓她睡吧,順道幫我跟柳叔莫姨他們說一聲她今晚住這。」把玩著柳雲封的頭髮,坐在床上的穆少琅低聲說著,「幫我把筆電拿過來。」

「是的少爺。」頓了頓,張管家忽地自背後拿出台相機,笑呵呵地道:「對了少爺,夫人千交代萬叮嚀,要我幫你倆拍張照片呢!」

「叫她做夢去。」想也不想地,他立刻回道。

柳雲封的睡臉,他怎麼可能跟別人分享?!

「據說是婚禮時要撥放的回憶錄呢!」

「…………」

「少爺?」

「拿來。」

「是的少爺。」呵呵,少爺果然很有趣呢!
 
於是,不過一場午覺時間,某人已被讓人拉著拍了不下數十張的照片了,由於是在睡著時拍的,看到照片時還讓某位新娘誤以為是合成照呢╮(‾▽‾)╭
 
 
讓柳雲封再次從夢中醒來的是耳邊隱隱響起的樂曲以及不遠處的談話聲。

在夢境中溫暖著自己的熱源早在幾分鐘前便已遠離,而這,也是讓柳雲封願意醒來的主因──那就像是冬天睡得正開心時,忽然發現暖爐被人關掉了般的不舒服。

不悅地自床上坐起,眨著還不甚清晰的眼她環視了下周圍,「這裡…」

不是她的房間,不過有點眼熟呢……

忽地,自剛才就不斷傳出熟悉樂曲的物品吸引住了她的目光,看著裡頭的角色資訊與聊天頻道、內容,她眉頭微地一挑,暗紅色的火光隱隱自她背後竄升而起。

「醒了?」掛上電話,穆少琅從窗邊走向她,卻發現床上的人正以不該此時出現的憤怒表情瞪著他。

這呆子一覺醒來脾氣這麼大做什麼──挑挑眉,他上下審視了會敢在他的床上睡覺還敢胡亂瞪他的勇者,沒一會兒就發現害他被瞪的主兇了。

「嗯……」

「穆少琅同學,你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情形呢?」勾著詭異至極的燦爛笑容,柳雲封指了指筆電上的角色資訊,「這人似乎…有點眼熟呢!」

「嗯,看到他是不是有種精神充沛的感覺?」

「精神充沛……」冷冷一笑,她猛地將枕頭朝他扔去,隨後整個人也跟著撲上前去攻擊,「你個混蛋,就是你讓我每次都心靈疲憊的啊!!!!!!」

「能讓狂舞女神心靈疲憊,真讓我感到榮幸啊~~」

「什、女……」轟地一聲,一股熱氣迎上柳雲封的心頭,「不准你那樣叫我!!!」

遊戲裡的暱稱被人在現實裡拿來稱呼什麼的…這簡直就是羞恥play啊!!>////<


於是,安靜不過一個下午的穆柳兩人,一眨眼地便讓穆家宅子轟轟烈烈、熱熱鬧鬧起來了──
 
樓下,在花圃裡修剪花木的張管家,在看到少爺與小姐兩人從自己眼前跑過來又跑過去好幾次後,依然笑呵呵地做著自己的工作。

「這就是青春啊~~呵呵呵~~~~」
 
而在樓上遭人遺忘的筆記型電腦畫面上,有著一頭張揚黑髮與金眸的炫酷型男正坐在一張沙發椅上,同時,他對面男子的頭上,頂著的赫然是──王朝至尊,狼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