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當黑夜降臨,

落下的,

是似雨滴的淚珠,

是直達天聽的語言,

亦或悲傷天使掉落的羽翼.....?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四章─讓妳爽一下!


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沒更文的,只是最近很多是啊!!!!!!

是說要畢業了呢~感覺時間過真快~~

但為啥在這畢業週裡,我還要天天上班啊TAT

--------------

這一個下午,燦洋遊樂園裡的人都發現了個古怪事情。

過去相遇的會長與帝王兩人,場面不是吵得轟轟烈烈,就是打得雞飛狗跳,但在曜軒這史上頭一次的大型聯誼場面下,兩人竟是相安無事,甚至可說是默契十足的通過一場又一場的關卡。
但這只侷限在上午至中午這段時間。

當下午兩點多一過,再次偶遇這兩人的其他玩家、關主、工作人員等等猛地發現,前半段時間的和平氣氛似乎變得有點詭譎啊………

──而這氣氛的轉換,位處當事人之一的穆少琅感覺最是強烈。

 
「妳是不是該給我個解釋?」

幾分鐘前剛從海盜船上下來的穆少琅與柳雲封兩人,在拿著關卡道具去找關主索要過關章的短短路途上,柳雲封不知怎麼地忽然將手中的水朝她身旁的穆少琅潑去,正巧賞他一個透心涼──但也間接導致某人心中的容忍度到達底線。

從他去買完飲料後,先是莫名其妙地坐在椅上發呆鬱悶,後是一臉複雜地看著他,再到現在的詭異行動,他保證,如果這女人不給他一個好解釋的話,他就抓著人直接去找個隱密點就地正法了!!!冷著臉,穆少琅在心底計算著。

然而站在他對面的柳雲封卻只是低垂著頭,一言不語。

「柳雲封。」

「…………」聽到自己的名字從穆少琅的口中吐出,柳雲封身軀猛地一僵──她知道,只有在生氣的時候眼前的人才會連名帶姓的喊她,「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我知道妳不是故意的。」平靜地看著她,穆少琅低聲說著,眼底卻隱隱捲起風暴,「我要的是,妳怎麼了的答案。」

過去對於他在身旁她雖也是情緒起伏甚大,但卻沒有如今天這般詭異,不是時不時偷瞄他,就是只要他靠近她就僵住身子,是真當他都沒發現嗎?!

知道自己此時若不先給個說法一定會再繼續被人逼問下去,咬咬唇,她深吸一口氣,抬起頭直視著他,單手插腰頗有氣勢地大聲道:「只是剛好想到被你嘲笑了半路的U道人生,一時心情不好就賞你一桶水了。」

──到底她還是沒有勇氣老實承認自己是因為他突然湊過來,她嚇了一跳不小心就把水潑到他身上了。

一語落下,全場頓時陷入了詭異的寂靜中。

「喔?」

幾分鐘後,率先打破寧靜的是一聲狀聲詞,然而,說話的主人表情沉靜,卻是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慢條斯理地將完全溼透的外襯衫脫下搭在單肩上,穆少琅冷冷一笑,探手拉過柳雲封直直朝某個方向走去,「不爽是吧?」

「…………」

「本少爺就讓妳爽一下!」

「…………」

她是不是說錯話了?

 
七彩列車,是燦洋遊樂園裡的重點遊樂設施之一,它的車廂造型非常特別,從外表看就是一道燦爛非常的彩虹,尤其當它在軌道上行駛時遠遠望去就是一座大型彩虹,總是引來廣大群眾的讚嘆,更是裡頭遊戲的民眾們休息途中的最愛的一到風景。

然而,有玩過這個列車的人都知道,它其實不如其外表那般無害,因為它同時也是燦洋遊樂園裡、唯一一座橫跨海陸且腳下無踏板、單靠軌道吊著座椅維持重量的雲霄飛車。
 
默奇是被分派到這設施的關主,想當初眾人一致決定將這設施扔給他用的原因竟是因為他的名字另一音─末期,他就忍不住仰天大嘆一聲。

這種強迫中獎的感覺不要太好喔=v=

由於被分配到最麻煩的設施,還是因這種詭異的理由,因此他也是懷著一顆要整死所有人的雄心壯志來做關主的,而在幾個小時下來,他也真的完成了不是讓來挑戰的隊伍苦著張臉失敗離開,就是嘴角微抽、嗓子痛的過關離開的成就。

但就在他樂呵呵地迎來下一組挑戰者時,他的三關被刷新了。
 
**
 
「借用。」

扔下句話,抓著人的穆少琅看也沒看地就晃過傻站在設施門前的默奇,跟一旁負責啟動設施的人員交代幾句話後就直接拉著人坐上列車,徒留默奇一人呆呆地傻站在那。

「…………」為什麼突然有種被忽視了感覺QAQ?

「嘖嘖嘖,看來老大這次氣得不清啊~」

一道人影慢悠悠地從旁邊的碰碰車棚子下走過來,眼底看好戲的意味占了十成十,「就不知道這一次柳會長是做了什麼事了。」

「聽說是因為會長把水潑到帝王身上,還義正嚴詞的說是故意的。」坐在旋轉木馬外涼亭下的木一笑道,同時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問著兩人,「要不要過來,看帝王那樣肯定不會是一兩輪就解決的!」

「你這樣亮晃晃就是看戲的樣子就不怕被柳會長看到嗎?」翻了個白眼,張益卻還是推著默奇一同到涼亭下,當然,沒有忘記從一旁的桌上拎起兩瓶水過去解渴,動作自然的像是自己本來就是列車的關主。

「你很自動。」

「是個男人就別太計較了。」

「…………」

「是說感覺人變少好多啊……」打量了下周圍,木一感嘆道,忍不住懷念起早上的盛況,「有點想去水上那晃晃了。」

然而,對他這番言語,默奇卻是露出了古怪的表情,一副不知如何開口的樣子,而他旁邊的張益卻是呵呵一笑。

「笨!」懶懶地翹起一隻腳,張益瞄了下四周,又看了眼正緩緩向高空生的列車,扯了下唇露出某似笑非笑的笑痕來,「這裡人可是多的很吶!」

「啊?」

「看著吧!」

說著,張益不知從哪拿出紙筆大力拍在桌上,隨後舉起地上的大聲公深吸口氣後便是一聲大吼:「帝王與會長的列車之旅次數,要賭的來!!!!」

話一落下,下一秒,只見原先還算空曠的場地猛地從四面八方衝出一大夥人,有些甚至還是從垃圾桶邊上爬出來的,看得木一下巴差點沒掉到桌上,就連早有預料的默奇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

只有發話的張益淡定的攤開手裡的紙張,在一大群眼底發光的人眼下,快速地在紙上寫寫畫畫,沒多久,一張布滿格子與數字的下賭卷子便已出現在眾人眼前了。

「嘿嘿,我賭老大一定會溜會長個八次以上!!」歸屬帝王的學生哈哈大笑道,手下啪一聲便拍了張一百元在八次的格子下。

「十次啦!!」

「五次!!!」

「溜你妹啊,我們會長才沒那麼沒用,靠,為啥沒有個會長反溜帝王的選項,啊?!!」隸屬學生會的學生怒吼,一雙眼睛惡狠狠地瞪了眼周圍鬧騰的帝王組成員最後停在開賭局的張益身上。

於是,紙上又多了個格子,只是上面卻不是寫著次數,而是大大的【革命】兩字,看得一大群人又爆笑了起來。

「我還國父革命勒!」大大的翻了個白眼,那人卻也沒再說些什麼,逕自往那格扔了幾張小紅後就拉了張椅子跟著坐下看列車了。

其他人在下完賭注後也一個個的找了位置坐,有些甚至還不知從哪抱了個陽傘出來,看得一群人好不羨慕。

然而,與底下人愉快看熱鬧的情緒相對比,列車上的柳雲封卻是啞巴吃黃蓮──滿嘴苦卻說不出。

第一輪,她秉持著是她理虧在前所以乖乖地照他的指示跟著坐到第一排,直接享受刺激。

第二輪,她掌握著反正有一就有二的定律,再陪坐一回,順道吹吹風、看看沿路風景。

─雖說速度太快有點看不清就是了╮(‾▽‾)╭

第三輪,她思索著無三不成禮的意義,最終決定再陪他一輪,就當兜風了。

但到了第四輪,她只想拿著寫滿事不過三的字條朝他的臉砸過去。

──靠北邊走啊,雲霄飛車坐多也是會膩會暈的好不好!!!!
 
眼見列車即將進入終點,柳雲封挺直身子,深吸了口氣嚴肅的看著身旁的男人,「我要下去了,再來你自己坐吧!」

陪坐了四輪,就是再怎麼大的火也該消了吧?!

而且現在她已經有點暈了,再玩下去等等說不定就一下雲霄飛車就倒了,就算現在不是上課時間,但臉面形象一類的還是不能不顧!!

然而,話語雖然是她在說,但列車的安全桿控制權卻還是握在穆少琅的手上,對她說的話男人也只是慵懶的斜睨她一眼,而後一聲響指,全新一輪再次開啟。

「欸你!!!」

「我怎樣?」調了個舒適的坐姿,穆少琅說:「妳爽了我可還沒爽。」

「那、」關她什麼事啊?!

「妳是罪魁禍首。」

「…………」

可惡,不就是賞他一陣透沁涼嘛,又不是沒有被潑過水,幹嘛這麼計較啊?!

末了,某人還是嚥不下那口氣,忍不住嘀咕了句:「沒度量。」

對此,男人只是勾起嘴角,嘲諷一笑地扔了四個字給她,「妳自找的。」

「………」

而後,接下來的半小時內,兩人都在雲霄飛車上愉悅的度過了。

同時,底下的賭局──莊家通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