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落雨*幻想天地

關於部落格
當黑夜降臨,

落下的,

是似雨滴的淚珠,

是直達天聽的語言,

亦或悲傷天使掉落的羽翼.....?
  • 32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三十三章--自虐玩法(?


嘿嘿,咱們的柳大會長終於開竅啦~忽然有點感動(?
 
話說20號已過,印調要關起來準備換上預購啦~
 
不過預購單什麼的,還是先等我結束與好友的餐會在弄唄~基本上,會持續一個月吧?

------------------------

「真倒楣,怎麼分來分去我卻是碰上了你,那籤筒肯定有問題!!」手撐在腦後,夢曉金瞥了眼身旁的兄弟,忍不住又是一聲大嘆,「蒼天不公啊~~~~~~」

「夠了,你是宮廷劇演上癮了是不是,要不要回去我跟老媽說一聲,幫你改個古代名?」

「怎麼,我的名字還不夠古代嗎?」撇撇唇,他嘀咕著,「曉金小金的,好歹也叫個鈔票啊,也不想想金子根本是古代的貨幣…」

「誰讓老媽夢到的是金幣呢~你那時不會抗議嗎?」

「滾,我那時根本還在娘胎哩,抗議個屁啊!」

「用腳踢肚子啊!」

「…………」他是不是回去後該去警告家中的太后娘娘,她的兒子不爽她很久了?

早已習慣自家大哥說著說著就會陷入自己思緒賣力吐嘲的習慣,見人一副不知恍神到哪去的樣子夢尤利也沒再說什麼,轉而研究周邊的情景。

──不是他要說,但這個地方真的是怪詭異的,安靜是安靜,但又隱隱有哭聲…

──又不是在拍鬼片,是想嚇死誰啊?!

「欸,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夢曉金問道:「總覺得這裡陰風陣陣啊~~」

「夢、曉、金!!!」

「好好好~」也不過就是抽一下風嘛~幹嘛這麼計較,「說認真的,你真沒覺得這裡氣氛很怪異嗎?」

「那個吧!」也懶得再陪自家大哥抬槓,他停下腳步,指著前方不遠處的建築物,入口處還有個笑得一臉詭異的人在對他們倆招手。

「靠,怎麼越來越像在演鬼片了?!」

夢曉金忍不住咕噥了句,而他旁邊的夢尤利則是難得的一語不發。

──他也覺得像鬼片現場什麼的,他怎麼可能說給這老愛抽風的大歌聽呢?

──又不是嫌生活太安逸,想來點熱鬧的╮(‾—‾)╭

「兩位大哥,闖關嗎?」看著走近的兩人,鬼屋關主嘿嘿一笑,搓著手迎上前去,一整個感覺就是………

「青樓嬤嬤桑?」

夢曉金嘀咕著,卻也沒有特意縮小音量,而被說像是嬤嬤桑的人也沒生氣,仍是笑得一臉詭譎。

「不是青樓~」他搖搖食指,「要稱呼麻煩叫我──鬼屋媽媽桑。」

「會比較好聽喔親~」

「…………」感情你也挺滿意這頭銜的?!

「好了,自我解紹就道這裡結束,再來的嘛~就請兩位自行進去囉!」

「欸?!」規則什麼的勒?!

「規則很簡單。」像是看清夢曉金的內心,關主微微一笑,卻讓人不由得感到一陣陰風襲來,「只要不哭不鬧不尖叫地走到出口就算過關!」

語畢,一聲彈指,兩人忽覺腳下一空。

「☉△☉?!」

「…………」

「助兩位有個愉快的旅程唷~^^」

「我草泥馬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默默地將入口處的機關關上,關主拿出筆在板子上畫上一撇。

「嗯嗯,夢曉金跟夢尤利也來了,不過夢曉金爆了粗口,得扣點分,唔,把特殊獎勵取消好了~」
 
現在,就只剩下黔以嵐跟柳會長這兩組了
 
**
 
「真的要這樣?」推推鼻樑上的墨鏡,柳飄晴問道:「我們兩方打起來勝算五五開。」

「難得有機會切磋一下嘛!」將袖口摺至肘上,林秋心笑道,同時扭著手腕做著暖身運動,「不過妳這五五開的勝率又是怎麼算出來的?」

「以過去短暫的切磋紀錄來看,一般情況下應該是我六妳四。」

「嗯亨~」她的主要責任畢竟是負責帝王組的帳務,交手的確不是她擅長的,「那這五五…?」

「我的搭檔買飲料去了。」

簡單來講現在是二打一,所以勝率變成雙方持平就是了?挑挑眉,林秋心好笑地想到。

「來試試看吧!」將頭髮隨意紮起,林秋心微勾起唇,看似輕巧的跨步卻在下一瞬已來到柳飄晴跟前,與此同時一直注意著她的動作的另一夥伴也跟著出手。

「這五五的勝負,穩定性可不高吶~」

「我的計算向來很準。」

「呵呵~~我就喜歡妳這自信感^^」

儘管兩人的主要工作都與打架扯不上關聯,但曜軒的學生臨場反應與靈敏度卻都是有一定標準的。

三方交手,雖沒有如武俠小說般的刀光劍影,只有拳腳相對,但招式你來我往間卻是快得讓人不及眨眼,上一秒見到還是拳頭相對,下一瞬就已改到繞背偷襲了。

咋了下舌,柳飄晴彎腰閃過背後襲來的攻擊,順勢向後一踢,將正欲趁勝追擊的打人逼退,卻不想右後方竟忽閃出一隻手……

「?!!」

「很好!」看著夥伴手中奪來的集章卡,林秋心滿意地點點頭,「你先跑吧小林子,我斷後!」

「………大姊,可以別叫我小林子嗎?」他不是樹林啊!!!為啥這麼漂亮的一個女人卻老愛為人取綽號啊?!!!全名為林凜的同學悲憤著。

「誰讓你兩個字念起來發音差不多呢~難不成你想我叫你小凜子?」

我又不是衣領!!!!

「好了,別囉哩囉嗦磨磨蹭蹭了,先跑吧~」

「別想!」

眼見林凜即將跑出視線範圍,而與自己對打的人也跟著邊打邊退,柳飄晴低喝一聲,再無顧忌地拳腳齊出,出招速度提升,令人一時眼花撩亂。

「打算搶我的補失去的嗎?」看出眼前人的目標並非迅速脫戰而是自己懷裡的集章卡,林秋心勾起唇角。「妳想得還真美啊!」
 
頓時,場面再次緊繃起來──
 

另一頭,揣著剛摸來的集章卡,林凜迅速地在各個設施間逃竄著,臉上雖一臉平靜,緊皺的眉間卻透露出他的滿心無奈與不爽。

媽咪的勒,他今天出門是沒看黃曆嗎?!不是跟死愛錢的錢婆一組,就是遇上瘋女人。

「早知道會這樣,還不如別參加了!」根本傷心又傷身!

「中途退出會有懲罰……」一道輕飄飄、悠緩緩的嗓音忽地自林凜身後傳來,「交出集章卡,饒你不死……」

「我靠!!!!!」

「亂罵關主要扣10分………」

聞言,原先被嚇得向後退三步的林凜立刻又湊上前去,「抱歉抱歉,我只是被妳嚇到不小心才……」

沒想到躲個人也能遇上個關主,這什麼運氣啊?!說話還輕飄飄的,嘖,該不會是鬼屋之類的關卡吧?!

「了解,那…闖關嗎?」

「是想闖,但…」夥伴不在,沒辦法闖啊Orz

「你的夥伴好像不在……」歪歪頭,因位處偏僻而無聊到快長蘑菇的女關主在腦中過濾了下關於聯誼關卡的所有規定,最後輕拍了下手,揚起嘴角,「沒有關係,這關可以單人玩,只是過關的話特殊獎勵就沒有了……你接受嗎?」

特殊獎勵是因為特定時間內的特定關卡才有,過了這村就沒那店,現在回去也不可能立刻就拉開自家夥伴與副會長的對決……想到這裡,林凜深吸了口氣,道:「可以,這關怎麼玩?」

「這關很簡單的……」像是欣喜於終於有客人上門,女關主不再是苦著張臉,而是微微勾著笑容,從身後的桌子上拿起一個球狀體的東西遞給他,「只要全程含著這顆糖果…不要讓糖果掉下去,安穩回到地面上就可以了……」

「………掉下去?」為什麼他會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原來……你還沒發現這關的設施是什麼嗎…?」伸手遮著唇偷笑了幾下,女關主慢條斯理道:「這關是…自由落體喔………」

☉◇☉?!!!!
 
**
 
「妳想氣到什麼時候?」

「才沒生氣!」

在U道關卡上經歷了被人耍、被人看戲兼大笑的種種經過後,終於解決所有水上設施的柳雲封、穆少琅兩人,在換上全新的衣物後,此時正坐在燦洋廣場上一處遮陽傘下休息著。

──若當中的女子臉色不是那麼糟糕的話,俊男美女的搭配倒也算是一道賞心悅目的風景了。

看著對面微鼓著臉,明顯就是還在糾結方才在U道跟水上摩托車被關主戲耍還被攝影組的人調侃的柳雲封,穆少琅心下低嘆,半是無奈半是好笑。

末了,也不再糾纏於逼人承認,丟下了句去買杯飲料後,便轉身朝不遠處的飲料攤走去了。

「呼……」

在確認人已走遠後,原先還坐姿標準,甚至標準到腰椎與椅面呈現九十度的柳雲封吐出了口氣,忽地如灘爛泥般地趴在桌子上,藏於手臂間的臉隱隱竄過幾許嫣紅。

「…………不是吧………」她低喃著,神情複雜,有困惑,有不可置信,還有點………羞赧。

她雖然不排斥與男生接觸,與其他學校學生會長交際性的握手也不是沒有過,但要說上自在倒也不是,然而在今天的幾樣水上設施遊玩下,她發現自己對於與穆少琅肢體接觸似乎不是那麼的排斥,雖然不自在的感覺還是有,卻並非厭惡噁心,而是純粹的……不好意思。

無論是在U道上的近距離肌膚接觸,或是更早以前、曾被他攬在懷裡餵東西吃、跨坐在他身上,她竟都一點反感也沒有,這一點也不合常理,要知道就連與自家父親相處,除了小時候以外她可都沒有這麼安分、親近過。

最重要的一點是,若只是個不相干的男子,她的情緒起伏絕不會那麼大,也不會那麼在意那人心儀的女子是誰。

「我是上輩子壞事做太多嗎……」摀著臉,她終是忍不住低嚎出聲。

怎麼就偏偏看上了個以欺負自己為樂的人呢?!自虐也不是這種方式啊Orz

沒多久,買完飲料回來的穆少琅看到的就是這麼個詭異畫面──某個姿色頗好的女子正四十五度的仰望著天,滿臉悲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